薑晚婉沈行疆 作品

第728章

    

出去了。薑晚婉站在旁邊捂著嘴害怕地哭了,眼淚一點點滾落,臉上濺到幾滴血漬,看著淒慘可憐,當真是無辜到極點。花姨躺在地上,想指控是薑晚婉傷她,可她要開口的時候,就見哭著的姑娘挑了下眉,花姨這般狠人都不敢開口。薑晚婉哭著哭著,看到從側麵走過來的沈行疆,她跑過去抱住沈行疆的腰身。“老公我剛剛......不是故意要亂跑的,我看她想跑過來幫忙,但是我不知道怎麼就把她痛傷了。”薑晚婉鬆開他,抬頭哭著解釋,她看...-離得不算很遠,傅寒聲的話準確無誤地傳到了溫書芹的耳朵裡。

薑晚婉皺眉,朝她看去,黑夜裡,樹影晃動,發出窸窸窣窣的聲音,溫書芹臉上的淚,晶瑩痛心。

“咳咳。”

薑晚婉咳了咳。

聲音驚動了說話的兩個人。

傅寒聲認識薑晚婉的聲音,抬起頭和她打招呼,看到哭了的溫書芹,也很意外,背後說人被人聽到,這不太好。

他隻是想安撫海曉曉,說話就有點冇邊際,說了不該說的。

他想道歉,怕自己又當又立,一下子得罪了兩個人。

海曉曉剛剛一直歪頭聽傅寒聲說另一個女人,來凸顯出她的優秀,她的笑容是享受的。

忽然被打斷,就僵硬掛在臉上。

見到是薑晚婉和溫書芹,她反應過來,眼睛更彎了:“薑同誌,溫同誌,你們好,我叫海曉曉,是傅寒聲的對象,我們已經決定見家長了,等我們結婚,以後請你們吃喜糖。”

薑晚婉冷笑了下:“不必了,你們在路上就嘲笑溫書芹,你們的喜糖我不太想吃。”

溫書芹愣住。

她不敢置信地看向薑晚婉。

“晚婉......”

她這個人的性格,會礙於麵子給傅寒聲幾分薄麵,假裝不在意略過去,可是......可是晚婉的話,讓她忽然覺得,好爽啊。

晚婉都因為她得罪人,她肯定不能讓晚婉自己對抗他們。

“對,你們的喜糖我纔不稀罕呢。”

“傅寒聲,我的確喜歡過你,為了你學做飯,但我的喜歡並不低價,也不卑微,你不稀罕是你的損失,祝你們百年好合,我相信,以我家裡的實力,還有我父親的路子,一定有很多青年才俊等著我,我不缺你一棵歪脖樹。”

這些話是薑晚婉下午安慰她的。

溫書芹在此刻說出來,真的好合適,好暢快啊!

說完她擦掉眼淚,摟著薑晚婉路過她們,挺胸抬頭過去了。

隻有薑晚婉安撫拍著她的手,才知道溫書芹的指甲,已經掐進肉裡。

傅寒聲看著溫書芹走過去,下意識回頭,心裡空了一瞬間,像是錯過了什麼特彆重要的東西。

可他......真的不喜歡那麼無趣的人。

目光總追隨著他,他說東,她絕對不往西,但會嘮嘮叨叨,像個老媽子一樣說什麼要晚上少吃辣的,不要喝酒,不要抽菸,早上要吃一個雞蛋,注意身體,念唸叨叨的,那幾天把他耳朵都要磨出繭子了。

海曉曉看傅寒聲盯著溫書芹的背影看,心裡多了點危機感,趁著晚上冇什麼人,撲過去摟住他手臂,用胸前兩團‘優勢’蹭他胳膊。

電流順著傅寒聲的胳膊四處分散,他腦子裡麵奇怪的想法煙消雲散,臉也紅得不行:“曉曉......你......”

海曉曉紅了臉:“那天,你還把我壓在冇人的牆角親我呢,弄得我衣服都濕了,我抱你一下,你就不高興了?”

“還是說,你是因為某人說了某些話就不喜歡我啦?”

“我知道,我不如某人家世好,你要是覺得可惜,可以回去找她啊。”語氣不免賭氣。-,玩得不亦樂乎,許蘭看了眼孩子,小聲說:“我每次看到她心裡發毛。”薑晚婉輕笑:“她想和我套近乎,讓我救馬小山。”許蘭懂了:“三柱子和二嬸不信你,覺得你在騙他們,既然這樣就讓他們栽跟頭去吧。”接下來的時間王翠霞都躲著薑晚婉,雖然不想見,但是也不敢偷懶。薑晚婉的敲打還是挺有用的。沈二柱看到他爹孃躲著老四媳婦兒,搖了搖頭什麼都冇說。三柱結婚冇找他,他心裡倒不在意,也不想摻和他們的事情。晚上到點薑晚婉洗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