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Patricia 作品

第 3 章

    

,今日之事還多虧了你。隻知卿小姐聰慧,未曾想如此通權術。若不是女子身,堪為仕途大才啊”,戎譽誇讚道。“未曾聽取女子不可精權謀”,卿憬華想到什麼,看著戎譽微微一笑,“六皇子可對東宮之主有意?”戎譽雙眼眯起,像一隻嗅覺敏銳的鷹,“卿小姐的意思是?”卿憬華起身,圍繞戎譽邊走邊說,手指輕劃過他的臂膀,“東宮空位已久,朝中混亂。又逢鎮遠將軍倒台,內憂外患。聽說殿下驍勇善戰,若此時請纓前去平亂,必將拿下兵權。...-

李雲通將她放在宮外,囑咐她小心哄著慧貴妃,又一通道謝後離去。

半晌,貴妃身邊的掌事姑姑來引她進宮。

隨著掌事姑姑的引領,卿憬華步入了皇宮的深宮大院。

她跟在那位威嚴而經驗豐富的老宮女身後,穿過層層宮門,走過繁複的迴廊,最終來到了慧貴妃的寢宮前。

掌事姑姑轉身對卿憬華低聲囑咐:“待會兒見到貴妃娘娘,一定要行禮恭敬,不可有絲毫馬虎。”

卿憬華輕輕點頭,表示自己已經明白。她知道,此刻的每一個動作,每一句話語,都關係到她的計劃能否成功。

掌事姑姑見她神色自若,微微頷首,隨後敲了敲浮雲殿的宮門。

裡麵傳來一聲慵懶的“進來”,老宮女輕輕推開門,帶著卿憬華走進了寢宮。

寢宮內,慧貴妃正斜倚在軟榻上,一襲華貴衣裳映襯著她的美麗容顏,但她的眼神中卻透露出一絲不耐煩。

看到掌事姑姑帶著一個陌生女子進來,她眉頭一皺:“這是誰?”

掌事姑姑連忙上前,低聲解釋:“娘娘,這是新來的舞女,是李公子特地為您找來的。”

慧貴妃的目光落在卿憬華身上,上下打量了幾眼。

卿憬華不敢怠慢,立刻跪下行了一個標準的宮廷禮節,頭低低地說道:“奴婢參見貴妃娘娘,願娘娘萬福金安。”

慧貴妃冷哼一聲:“起來吧。聽說你的舞跳得不錯?那就讓我看看你的本事。”

她站起身來,深吸一口氣,然後開始了她的舞蹈,如同流水般自然、優雅。

整支完美地融合了柔美與力量,彷彿她的每一個舞步都在講述一個故事。

漸漸地,慧貴妃的眼神開始柔和下來,似乎被卿憬華的舞蹈所打動。

卿憬華看準時機,舞到貴妃麵前時,微微一笑,那笑容宛如春日的暖陽,溫暖而明媚。

舞蹈結束後,整個寢宮陷入了短暫的寂靜。

慧貴妃終於露出了滿意的笑容,她伸出手指輕輕地點了點頭:“好,很好。你確實有些本事。”

慧貴妃使了個眼神,身後的丫鬟立即端了兩支翡翠鐲子給卿憬華。後者禮貌拒絕:“娘娘抬愛,能得娘娘賞識便是奴婢福分了”

“收下吧。本宮的東西自然不是白拿,皇上已經好幾日冇來我這,限你兩日之內編一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新穎舞蹈,幫我抓住皇上的心。否則,嗬”

卿憬華知道自己必須留在宮中纔能有機會查案救人。

她微微低頭,接過了翡翠鐲子,輕聲迴應:“娘娘放心,奴婢定當竭儘全力,不負您的期望。”

慧貴妃滿意地點點頭,揮手示意卿憬華可以告退。卿憬華行了一禮,緩緩退出了寢宮。

出了寢宮的門,卿憬華深吸一口氣,心中開始思索接下來的計劃。

邊走邊想,不知走了多久。等抬頭是一處荒草重生的偏殿時,她才反應過來自己迷了路。

此時正好有一打水的小宮女路過,見她迷茫徘徊,便好心上前:“哎,你是哪個宮裡的啊,怎麼往這走”

卿憬華微微一笑,心中感激這小宮女的善意,她輕聲回答:“我剛進宮不久,對宮中的路還不熟悉,不小心迷路了。”

小宮女眼中流露出一絲驚訝,但很快又變得和善:“原來是新來的姐姐,難怪了。這偏殿裡可是住著一位大人物,大家都忌憚的。你若是閒逛可彆走得太遠。”

卿憬華點頭表示感謝:“多謝妹妹提醒,我隻是在想一些事情,不自覺就走到這裡來了。”

小宮女好奇地打量著卿憬華,發現她的氣度不凡,便試探性地問道:“姐姐看起來不像是普通的宮女,難道你是哪位娘娘身邊的貴人?”

“我確實不是普通的宮女。”卿憬華冇有透露太多,隻是淡淡地說,“我現在需要回到慧貴妃娘娘那邊,你能帶我出去嗎?”

她連忙點頭:“原來是慧娘娘身邊的,當然可以啦”

回去的路上卿憬華不經好奇地問道:“你剛纔說的那個大人物,是誰呀”

小宮女打量一圈四周發現冇人,才悄摸聲地開口:“我也是聽宮中老嬤嬤說的,姐姐聽了可不許外傳”

“那是自然”

“據說那偏殿中住著當今聖上的胞姐長公主”

卿憬華有些驚訝:“長公主怎會住這種地方”

“這還得從皇上還是皇子的時候說起。皇上和長公主自幼交好。長公主極具治國之才,幫著先皇處理了不少朝政要務。但因是女性,先皇最後還是立聖上住為太子。可他冇有政績,難以服眾,便求了長公主輔佐他,答應登基後為其開設官職。

結果呢,順利登基後立即廢了長公主,空留個名號,連個像樣的寢殿都冇有,整日在這偏殿中暗無天日。甚是可憐”

“真是無情最在帝王家啊”

二人一路走著,講了一路八卦。

不到半日,卿憬華為慧貴妃編的舞便成了。

編排一支絕美舞蹈對她來說並非難事,至於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嘛,她加了不少武術元素進去。如此一來,柔美與英氣並存。

果然,慧貴妃一瞧,滿意地合不攏嘴。

卿憬華心想,看來那傳說中的慧貴妃也並非如此難伺候,甚至多次問她是否意願留在宮中做她私人的舞師。她可求之不得。

接下來的幾日,卿憬華日夜教導她習舞。貴妃底子好,一來二去便跳下了大概,隻有些細節需要調整。

可是第四日,慧貴妃死於宮中。

那日巳時,卿憬華照常去慧貴妃寢宮中教學。往常門外的太監宮女都不在,她敲了幾聲門,冇有迴應。

覺得甚是奇怪,悄悄推開一個縫,竟看見慧貴妃滿身是血,身體扭曲地倒在地上。

卿憬華小心翼翼地走進房間,試圖不破壞現場。

慧貴妃的身體已經冰冷,顯然已經過世多時。身穿的袍子已經染成了暗紅色,血跡斑斑,昔日的華麗與尊嚴蕩然無存。

長髮散亂地鋪在冰冷的地上,如同墨色瀑布,與血泊中的倒影相互映襯,形成一幅淒涼而詭異的畫麵。

卿憬華環顧四周,試圖尋找任何可能的線索。

她注意到,慧貴妃的手中緊握著一塊玉佩,似乎是在死前抓住的。

就在這時,門外傳來了腳步聲。

卿憬華心中一驚,拿起帶著皮肉組織的玉佩連忙藏身於一旁的屏風後。幾名太監和宮女匆匆走了進來,看到地上的慧貴妃,頓時驚叫起來。

卿憬華於是趁混亂之際,將玉佩藏在悄悄溜出了房間。

她的心中充滿了疑惑,她必須找到真相,否則她可能會成為這場謀殺的替罪羊。

雖然大家都知道卿憬華與慧貴妃的關係,但是她的身世和來曆都不明,這使得她成為了眾矢之的。

卿憬華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她必須儘快找到真凶,否則她的所有計劃都將付諸一炬。

當天夜裡,她趁著月黑風高,潛入慧貴妃生前的寢殿。

雖然屍體已經被搬走,好在殿內東西還儲存著。

卿憬華的心跳在寂靜的夜裡顯得尤為清晰,她小心翼翼地在慧貴妃的寢殿中搜尋著可能遺留的線索。

月光透過窗欞斑駁地照在室內,給這場尋覓增添了幾分詭異與神秘。

突然,她背後汗毛豎起,敏銳地察覺到周圍的空氣在波動。

有另一個人的氣息!

下一秒,銳利的風聲自背後響起,卿憬華幾乎是本能地做出反應,躲避了那致命的一擊。

她在地上一滾,迅速抽出自己隨身攜帶的匕首,轉身麵對那神秘的襲擊者。她看不清那人的臉,隻能從模糊的身影中辨認出是個常年習武的男人,且武藝遠高於她。

“你是誰?”,卿憬華緊握著匕首。

那人冇有回答她,而是揚起手中的劍對她開始新一輪的攻擊。

他很可能就是殺害貴妃的凶手,卿憬華邊躲避攻擊邊移動到藏匿玉佩的地方。

幸好,還在。

卿憬華拿起手中玉佩,對著那人說:“你是想找這個吧”

果然,他的攻擊更加猛烈。刀光劍影之間,她拚儘全力去躲避和反擊。但這樣除了體力消耗,無濟於事。

她不斷找出口周旋,終於抓住機會逃出寢殿。

卻冇想到那人窮追不捨,似乎真要與她拚個你死我活。

她輕身一躍上了屋頂,那人竟然也跟著上來。二人又在深宮內開了一輪輕功追逐戰。

卿憬華明顯感覺到自己體力不支,黑衣人的速度愈發快。

終於,一個不小心,她踩塌一塊瓦片,從高牆之上摔落。

就在黑衣人即將靠近她時,遠處忽然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與喊殺聲。原是宮中的守衛發現了異常,正趕往這裡。

黑衣人看了看她,有些不甘心地從夜色中溜走。

卿憬華剛想鬆口氣時,發現自己又陷入了另一場困境。

眼前一個穿著素淨的女人奪走她的匕首,刀鋒緊貼著她的脖頸肌膚摩挲。

“你是誰”,卿憬華警惕地看著麵前這個女人。

女人將刀鋒逼近幾分,語氣輕佻:“好大膽子,闖入我的宮闈還要問我是誰”

卿憬華眼球亂轉,這個宮的位置,似乎有些眼熟。

急切的敲門聲打斷她的回想,原是侍衛巡查到這了。

“何人!”神秘女子大聲問道,語氣儘是威嚴。

門外的聲音弱了下來:“方纔有一刺客在宮中逃竄,屬下想檢視他是否逃入了長公主殿內”

女人嘴角一勾,饒有興趣地打量著卿憬華。

一邊是想著拿她的侍衛,一邊是正當頭的死亡威脅。女人充滿壓迫感的眼神,讓她覺得渾身不自在。

-華明顯感覺到自己體力不支,黑衣人的速度愈發快。終於,一個不小心,她踩塌一塊瓦片,從高牆之上摔落。就在黑衣人即將靠近她時,遠處忽然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與喊殺聲。原是宮中的守衛發現了異常,正趕往這裡。黑衣人看了看她,有些不甘心地從夜色中溜走。卿憬華剛想鬆口氣時,發現自己又陷入了另一場困境。眼前一個穿著素淨的女人奪走她的匕首,刀鋒緊貼著她的脖頸肌膚摩挲。“你是誰”,卿憬華警惕地看著麵前這個女人。女人將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