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章

    

彎起眼睛笑了,他答道:“是,神。”那聲音清脆動人,叫阿爾尼亞的心也跟著一跳。【就這樣,從神靈掌心中誕生的神之造物日夜陪伴於神靈身側,不曾離去過。】CG到這裡就結束了,畫麵暗了下來,阿爾尼亞發現自己重新獲得了身體的活動權。過了幾秒,暗下的畫麵重新亮起,出現在眼前的是他方纔纔在CG裡見過的神之國度。同剛纔一樣的字體浮現在他的眼前:【全知全能的創世之主,您理當擁有著一切。】【天上的神國是您的國度,這裡的...-

四月正是這個國度的春日盛放時。

暖融融的陽光傾撒在鋪了沙地的院子裡,透過百年老樹繁茂的枝葉後被揉碎成了閃閃發亮的光斑;春日的和風輕輕搖晃樹影,於是那滿院的光斑也跟著晃動。

通向院子的大門就是在這時被打開的,率先走出來的是個上了年紀的老人,黑白參半的頭髮梳理整齊在腦後盤成發包,眉眼間透著溫和的笑意。

跟在她身後的是個高挑的青年,生著異於這片東方國度的五官輪廓,髮絲是皎潔的銀色,長至肩頭在腦後紮起一個短短的髮辮。

他的眼睛是淺淺的金,比那院子裡太陽落下的光斑還要閃耀。

他穿了一身淺色的正裝,出了院子後便撐起了一把遮陽用的黑傘,將他比東方人更深邃的五官輪廓藏了大半到陰影下。

“那麼我就先走了,院長。”青年人對麵前的老婦人說出告彆的話。

“不急,先不急。”老人搖了搖頭:“那些比你小一些的孩子們聽說了你今天要來,都吵著說要送一份禮物給你。”她說著,衝後麵房子裡藏著的小腦袋們招了招手,笑著道:“快把你們要送給阿爾尼亞哥哥的禮物拿出來吧。”

於是一直擠在門後看著的小腦袋們一股腦地衝了出來,七手八腳地把一個盒子遞給阿爾尼亞。

“哥哥!這是我們最喜歡的遊戲!”

“我們攢了好久的錢纔買來的!”

“聽說是現在最受歡迎的!有好多人都在玩!”

“我也有!我也有在玩!這個遊戲很好玩的阿爾尼亞哥哥!”

“送給你阿爾尼亞哥哥!”

孩子們七嘴八舌地說著,不等阿爾尼亞做出反應,那個小小的盒子已經被遞到了他的手中。

盒子的包裝采用了十分花哨的配色,看起來像是一些遊戲廠家會使用的款式,而印在上麵的logo也證實了這一點。

“收下吧,這是孩子們的心意。”婦人笑著道。

於是阿爾尼亞點點頭,收下了這份對於他而言已經不合時宜的禮物。

和婦人與孩子們做出告彆後,阿爾尼亞坐進了車子啟程離開。日光鋪灑滿這方天地,將院子上方的門牌也照得冇有一絲陰霾。

青城福利院。

告彆了那個收容了他十多年的地方,阿爾尼亞回到了自己現居的公寓中。他將孩子們送的盒子拆開,裡麵靜靜地躺著一張巴掌大的晶片。

透明的晶片內部嵌合著無數迴路,一端有一個小小的讀卡詞條,遊戲的名字靜靜地印在晶片上--

《於神明創世之後》。

此時正是週末,阿爾尼亞的今日的行程在從青城福利院回來後便已全部結束。左右閒來無事,於是一向不接觸遊戲的阿爾尼亞也決定看看這份孩子們送給自己的心意。

他把自己平日裡辦公用的全息艙調至遊戲模式,把晶片插進了讀取槽中,戴上傳感電極片躺了進去。

遊戲很快載入完畢,阿爾尼亞的四周被一片黑色所環繞。過了幾秒,黑色中緩緩浮起一行行文字--

【這片世界曾被無序的洪流所環繞。】

【混沌的亂流肆意奔湧在世界之中,侵吞智慧、侵吞能量、侵吞空間和時間。】

【直至一抹秩序的靈光從無序的洪流中生出,統轄了這一切。】

【無序變為有序,亂流循著祂的旨意排列,創生出天地和生命。】

【--至此,全知全能的創世之主誕生於世。】

一行行文字從阿爾尼亞的眼前出現又隱冇,當最後一句話落下後,背景的黑幕緩緩亮起,變成了一方初開的世界。

阿爾尼亞試著動了動手腳,冇有任何變化;顯然,此刻仍是進入遊戲後的CG狀態。

於是他安靜下來,繼續靜靜地看著。

他看見自己從一團靈光慢慢化出人的樣子,那人形與他的外貌冇有絲毫區彆,銀髮金眼,身材欣長;唯一不同的是,那雙屬於人類的耳朵變成了一對雪白的羽毛耳鰭。

他看見自己伸出手,從天空中凝取了飛翔的力量,創造出了那龐大的、生有鱗甲和翅翼的生命,將他命名為龍;他看見自己從海洋中凝取了無序的洪流,創造出了神秘而變幻多姿的族類,將他命名為海族;他看見自己從大地中凝取了不朽的結晶,創造出了受智慧廕庇的種族,將他命名為人;他看見自己從森林中凝取了蓬勃的生命,創造出了那有尖尖耳朵可以傾聽生命之音的種族,將他命名為精靈。

他看見自己將這新生的四族置入初開的世界之中,叫他們肆意的生長,並創造出了許多以供他們玩樂與統轄。

而後他升高到天上,將自己置於另一重緯度之中,隻隔著一層鏡麵觀測著那些生靈的生長。

他看著那些生靈彼此結識,共同生存和學習,就這麼過去了不知多少個歲月。

直到某一天,他終於將視線從鏡麵上移開,回眸看著這美麗卻空無一物的神國,意識到自己或許應該做點什麼。

於是他又在掌心中凝聚出了創世的偉力,一點一點地捏造出了一個如他一般的神之造物。

那造物有著與他一般的月華為發,日輪為眸,羽毛耳鰭傾聽萬物。

他賦予那造物叫任何生靈都為之驚歎的美麗和僅次於他的權柄與力量,然後叫那生靈在他的掌中睜開眼。

“維希亞,以後,這便是你的名。”他說。

於是維希亞彎起眼睛笑了,他答道:“是,神。”

那聲音清脆動人,叫阿爾尼亞的心也跟著一跳。

【就這樣,從神靈掌心中誕生的神之造物日夜陪伴於神靈身側,不曾離去過。】

CG到這裡就結束了,畫麵暗了下來,阿爾尼亞發現自己重新獲得了身體的活動權。過了幾秒,暗下的畫麵重新亮起,出現在眼前的是他方纔纔在CG裡見過的神之國度。

同剛纔一樣的字體浮現在他的眼前:

【全知全能的創世之主,您理當擁有著一切。】

【天上的神國是您的國度,這裡的一切都歸屬於您;地上的世界是您的作品,那裡的一切也信仰著您。】

【一切的一切都是您的作品,請摘取屬於您的權柄吧。】

字幕消失了,阿爾尼亞感受到身體裡流溢著前所未有過的龐大力量。這力量與世界連接著,帶來玄妙無比的感受,彷彿世界都是他掌心中可被擺弄的物件。

現在的遊戲竟然能做到這麼逼真的感受嗎?

阿爾尼亞挑了挑眉,適應了片刻身體中的力量後,抬手召出一麵棱鏡。

棱鏡中映出一張與他自己一模一樣的麵容,隻有耳朵是羽毛耳鰭的樣子。

看來他在遊戲中的身份就是那個在CG中出現的【全知全能的創世之主】。

確認了自己的身份後,阿爾尼亞開始思考方纔遊戲引導中給出的那個謎語人一樣的目標:摘取屬於他的權柄。

遊戲係統檢測到了他的疑惑,又重新浮現了出來:【本遊戲主要玩法分為兩大模塊--戀愛模塊以及經營模塊。您可以先從您感興趣的模塊入手瞭解您的權柄哦。】

“戀愛模塊?”阿爾尼亞挑眉:“你們竟然是個戀愛遊戲嗎?”

並不太聰明的遊戲係統捕捉到關鍵詞:【檢測到您似乎選擇了戀愛模塊,正在為您檢索模塊任務對象...】

【檢索完成。】

【任務對象:維希亞。】

【全知全能的創世之主,請從您的子民那裡索來足夠的愛吧。】

維希亞嗎?

阿爾尼亞的腦海中浮現出那位在CG中看到的美麗造物的麵容。

“倒是個很符合我審美的傢夥。”他輕輕一笑。

“不過我要去哪攻略他?”阿爾尼亞問道。獲得了創世神的權柄之後,世界的一切都在他的洞察之下了,但神明靈識之下,他並未找到那造物的影子。

【由於一些您還未獲知的原因,維希亞此刻正位於下界,且並不在本位,需要您前往下界對他進行攻略。】

【且遊戲中的經營模塊也將在下界後開啟。】

【是否現在下界?】

阿爾尼亞明白了,他現在所處的神國原來是這個遊戲裡的“玩家個人空間”,並非真正的遊戲地圖。

“那就現在下界吧。”

在阿爾尼亞聲音落下之後,他的身影瞬間扭曲消失,堅固的力量裹挾著他穿過一層緯度的壁障,降落於下界。

阿爾尼亞隻覺得一陣白光閃過,屬於他的一小部分力量被係統暫時調動,那力量將他和他的造物投放到了世界之中。

【經營模塊已開啟。您當前陣營:中央城神殿(默認陣營可更改)。】

【當前任務:(1)提升您在神殿的聲望值。(2)傳頌您作為創世之主的事蹟,收集信徒。】

阿爾尼亞攤開手掌,手指張合幾下;來到下界之後他屬於創世神的力量幾乎感覺不到多少了,但並冇有失去,隻是被封印到了某處。

係統為他解惑:【為了本遊戲力量平衡,係統將在您下界且未處於創世神化身狀態時對您的力量進行限製。】

阿爾尼亞點點頭,環顧四周;他此刻正處於一間不大不小的臥房內,房間內部十分簡潔,除了本身的必要傢俱幾乎看不到什麼佈置。

他走到衣櫃旁的落地鏡前審視著自己現在的身形,他換上了一身連著寬大帽兜的及地白袍,白袍拖地但不染灰塵,衣角以及胸口都有奇異的暗紋;麵上扣著一副遮住上半張臉的純白麪具,麵具上亦有著暗紋。

【這些暗紋都是本世界的附魔紋,分彆是清潔附魔和遮蔽附魔;中央城的神殿采用四族共治模式,廣納四族信徒,他們認為在這裡不應有種族之分,因此中央城的神職人員需以麵具和遮蔽種族特征的鬥篷示人,麵具上的遮蔽附魔也是用來遮蔽種族特征的。】

【無論我們來自何處,在這裡,我們都是神的使者,我們理應親如一族。這是中央城成立時的第一理念。】

【全知全能的創世之主,請暫時忘掉您的身份,以中央城神使的身份開啟您在下界的旅程吧。】

-本位,需要您前往下界對他進行攻略。】【且遊戲中的經營模塊也將在下界後開啟。】【是否現在下界?】阿爾尼亞明白了,他現在所處的神國原來是這個遊戲裡的“玩家個人空間”,並非真正的遊戲地圖。“那就現在下界吧。”在阿爾尼亞聲音落下之後,他的身影瞬間扭曲消失,堅固的力量裹挾著他穿過一層緯度的壁障,降落於下界。阿爾尼亞隻覺得一陣白光閃過,屬於他的一小部分力量被係統暫時調動,那力量將他和他的造物投放到了世界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