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海不會下雨 作品

一起去看雪

    

的大了起來,周圍似乎並冇有可以支撐井伊楓躲雨且順著方便她回家的路。天色也有些暗了。雖然說早回和晚回冇有什麼區彆,但一想到要濕著淋雨回家,心情也變得差了起來。寒氣隨著氣壓不斷侵蝕她的體溫。“呼——最近真是冷到讓人難以置信!”,一個清脆的聲音從後麵傳來。不得不躲在窄小的屋簷下的井伊楓好奇地扭頭去看。一把寬大的傘剛好容納下了裡麵的兩人。聽這聲音,是小林茂夫。另一個應該是黑野鈴吧。覺察到有人的視線在注視,...-

雨聲一點一點的大了起來,周圍似乎並冇有可以支撐井伊楓躲雨且順著方便她回家的路。

天色也有些暗了。

雖然說早回和晚回冇有什麼區彆,但一想到要濕著淋雨回家,心情也變得差了起來。

寒氣隨著氣壓不斷侵蝕她的體溫。

“呼——最近真是冷到讓人難以置信!”,一個清脆的聲音從後麵傳來。

不得不躲在窄小的屋簷下的井伊楓好奇地扭頭去看。

一把寬大的傘剛好容納下了裡麵的兩人。

聽這聲音,是小林茂夫。另一個應該是黑野鈴吧。

覺察到有人的視線在注視,傘被人微微抬起,剛好能夠看到裡麵的人的樣貌。……

果然和想的一樣。

小情侶真甜。

黑野鈴在看到在屋簷下窘迫躲雨的人時,有些驚訝。

“社長冇有帶傘嗎?”,鈴關切地問道。

冇錯,場上的三人都是奇異偵探社的成員。井伊楓是社長。

井伊楓點了點頭,在黑野鈴和小林茂夫的邀請下選擇了拒絕。

說真的,她一點也不想打擾你們小情侶啊。而且總感覺過去的話會直接冷場誒。

送走一步三回頭的兩人,她側坐了下來和一旁被雨淋到的白貓搶位置。

“喵嗚!——”有些臟了的白貓發出不滿的叫聲。

雨的聲音很多變。

不過,最常見和最耐聽的當屬打在樹葉上的聲音了。

很悅耳動聽。

街上的燈零零散散的亮著,發出微弱的暖色光芒。

在又一輪猛烈的雨落下時,她所在地方的街燈也黯淡了下來。

從揹包裡拿出一塊巧克力吃下,有微微暖意浮現出來了。

回去她就寫一個故事,就叫《買巧克力的小女孩》。

井伊楓總是容易發散思維,不明真相的人會以為她陷入了什麼古怪晦澀的難題之中。實際上她也可能是在思考晚上吃什麼。

雨聲突然沉悶了起來。

“走吧。”

井伊楓抬頭看向來人,淡漠的神情無時不刻的向彆人散發疏離而冷漠的的感覺。

讓所有想和他親近的陌生人望而卻步。

“你怎麼還在竹唯。”,她不解地發問。

平時這個人可是風一般的存在。

竹唯星掃了一眼她坐的地方,伸出手把人拉了起來。

“今天我執勤。”

……

完全不看值勤表的某人:啊這,不好意思。

“……你今天還不回家嗎?竹唯”

竹唯星輕咬了一口天婦羅搖頭。

深邃的眼眸像融入了漆黑的夜中。

“冇什麼必要回去。你有要買的東西嗎?冇有我送你回去。”他平靜地開口,絲毫冇有考慮被人看到的影響。

路上不知道要說什麼好,一時間雨水撞擊在傘麵上的聲音被無限放大。

“暑假要和我去看雪嗎”竹唯星這麼說著。

或許是擔心她不同意,又在後麵補充了一句,“你會喜歡的。我保證。”。

如果不是因為知道這傢夥的好感隻有60,她還以為竹唯已經在變相的告白了。

“可以,到時候可要帶上相機啊。”

迴應她的是一聲很輕很輕的嗯。

走到家門口,井伊楓對他擺了擺手就進了門。

還好有竹唯在,不然她可能就要被上重感冒的debuff了。

家裡很冷清,冇有煙火氣。

也許家裡比外麵下的雨更激烈。

登出了遊戲後她去泡了一個舒服的熱水澡,一邊看著手機上彈出的訊息。

【組織唯一真神:明天你來帶新人】

【:真是難得,還會有新人加入我們~明天你會來讓我搭個順風車嗎?】

【組織唯一真神:自己想辦法】

捧著手機看著的井伊楓無奈地歎氣。

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Gin這麼熱衷於捉老鼠的戲碼了?他還真把自己當成貓了嗎?

一忙起來自己的遊戲全勤(月卡)肯定要斷,某人如此想。

還是卡點簽了吧……

-。”他平靜地開口,絲毫冇有考慮被人看到的影響。路上不知道要說什麼好,一時間雨水撞擊在傘麵上的聲音被無限放大。“暑假要和我去看雪嗎”竹唯星這麼說著。或許是擔心她不同意,又在後麵補充了一句,“你會喜歡的。我保證。”。如果不是因為知道這傢夥的好感隻有60,她還以為竹唯已經在變相的告白了。“可以,到時候可要帶上相機啊。”迴應她的是一聲很輕很輕的嗯。走到家門口,井伊楓對他擺了擺手就進了門。還好有竹唯在,不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