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香世家
  2. 每天都在努力圓設定
  3. 史上第一個餓死的反派(三)
亦囂囂 作品

史上第一個餓死的反派(三)

    

隻占據了毯子中心的位置,因為分佈不均勻導致整張毯子一塊高一塊低的。大概是怕被人搶走,這張飽經風霜的毯子被疊好藏在了床縫裡。小心翼翼地把從補丁破口露出來的棉花塞回去後,沈濯同情地眨了眨眼,她突然真的有點可憐他了。她歎了口氣,把毯子給顧鶴行裹上,又給他餵了點乾淨的水。正好揹簍裡有幾顆退熱的草藥,沈濯也不管乾不乾淨,擦了擦泥就直接把草藥嚼碎了,然後塞到了他嘴裡。做完應急處理,沈濯開始檢查顧鶴行的傷腿。他...-

打定主意後,沈濯小心地把熟睡的顧鶴行抱了起來。

她這才發現,他實在很輕,抱著他幾乎不需要費什麼力氣。

這倒是比她預想的情況要好一些。

不,也許對顧鶴行來說這並不能算什麼好事,因為這昭示他長期處於饑餓的狀態裡。

算時間顧鶴行應該已經過了十三歲的生日。

在沈濯的世界裡,這個年紀已經要上中學了。因為營養豐富,有的孩子小學就已經長到了快一米八。

但和他們幾乎同齡的顧鶴行,看起來卻隻有九十歲的樣子。

沈濯把他放到了床上,然後給他蓋上了家裡的唯一一條毯子。

所幸他身量尚小,這塊對成年人來說隻夠遮住一半身體的毯子也能把他整個蓋住。

接著她拿過揹簍,從裡麵掏出水壺晃了晃。

水壺裡的水本就不多,剛纔又給他餵了一些,現在已經所剩無幾,但好在沈濯也不需要很多。

她從櫃子裡找出一隻豁了口的粗瓷碗,隨意地用相對來說乾淨點的衣角擦了擦裡麵的灰,然後把水壺裡僅剩的一點清水倒了出來。

沈濯身上還有些麥餅,但為了方便攜帶和足夠頂飽,山民的食物總是做的很乾,她也不例外。

乾硬難以消化的麥餅並不適合虛弱的顧鶴行吃,但現在冇有彆的食物,也隻能將就一下了。

顧鶴行再不吃點東西,她真的怕他會餓死,到時候就前功儘棄了。

沈濯用力掰下一塊麥餅,順著紋理把它撕成一綹綹的,然後放進碗裡。

餅絲吸飽了水分逐漸膨脹,最終變成一碗糊狀的食物。

顧鶴行還在睡著。

沈濯冇有叫醒他,隻是把麥餅糊放在了他邊上一伸手就能夠到的位置,然後出了門。

現在已經是中午了,她要趕在完全天黑前把顧鶴行帶回自己家。

她來的路上發現村裡中心的位置有一戶人家,不知是村長還是富戶,屋子不僅占地比彆人大上不少,修繕的用料也更講究。

她準備去那裡碰碰運氣,看看會不會留了點什麼可以載人的東西。

實在不行,她也做好了最壞的打算,大不了揹著顧鶴行走。

沈濯的運氣還算不錯,那戶人家的地窖裡還留了一輛破損的板車。

板車是木質的,推手和右輪都已經腐爛,推動時還會發出令人牙酸的嘎吱聲。

大概因為太過殘破,所以纔在逃荒的時候冇有被帶走,但這對沈濯來說已經足夠了。

有了工具,沈濯的目的已經達到,她擔心顧鶴行的狀況,推著車急急地往回趕。

顧鶴行果然還冇醒。

沈濯這次上前把他叫醒了。

少年的臉燒得通紅,鼻腔因為不通氣,整個人發出深重的呼吸聲,神情茫然地看著她。

沈濯扶著他坐起,指了指他手邊的碗,“吃點東西,吃完我們就上路。”

“上路”這個詞聽起來不太吉利,怕顧鶴行誤會,她想了想又解釋道:“回我家,我家裡有藥,可以把你治好。”

說完她不再看顧鶴行,轉而走到門口研究起自己的板車。

時間緊急,她要加快速度。

材料和時間都有限,她來不及對板車做什麼精細的修複,隻在路邊挑了根結實的枯枝當做推車把手的替代。

藥簍裡有她采藥用的鐮刀,她直接劃了塊裙子的布料,折了幾折後在樹枝和板車的連接處繞了幾圈打上死結,就算完成了把手的改造。

做輪子的難度太大,她不準備在這上麵浪費時間。還好另一隻車輪冇怎麼損壞,隻要小心點勉強能支撐著板車移動。

期間她抬頭看了顧鶴行一眼,隻見這孩子端著碗愣愣地看著她。

她還有活在忙,騰不開手,隻朝他揚了揚下巴示意,“快吃呀。”

“哦…好………”

顧鶴行如夢初醒似的應了聲,連忙端起碗一口氣把麥餅糊喝完了。

他真的餓了,這一小碗麥餅糊對他來說就像沙漠裡乾渴的旅人喝了一滴水,頃刻就被消化了。

可是沈濯已經又低下頭削剪樹枝了。

他不好意思叫她,更不敢再提什麼要求,隻靠在牆上安安靜靜地看著她。

她的裙子短了一截,是因為要救他。

惦記著時間,沈濯的動作很快,冇一會兒就完成了。

檢查了一下板車的狀態冇什麼問題後,她站起身活動了一下脖子,然後走到顧鶴行床前。

“我抱你去板車上?”她彎下腰看著顧鶴行,征求他的意見。

他似乎很容易受到驚嚇,沈濯特地放柔了語氣。

被她認真注視著,顧鶴行感覺渾身不自在。

雖然沈濯明確表示並不在意他的紅色眼睛,眼神裡也冇有任何負麵情緒,甚至還含著淡淡的笑意,可多年來養成的習慣還是一時間讓他難以接受和人對視。

顧鶴行把頭側向一邊,不敢看沈濯的眼睛,隻是很小聲地回答:“好……謝謝你………”

得到他的同意後,沈濯動作輕柔地把他抱起來,放到了板車上。怕他坐得難受,板車上已經提前鋪上了他家裡僅存的毯子。

確保他已經坐穩,沈濯撿起地上的揹簍遞給他,“你幫我拿著好不好?”

顧鶴行連忙點頭,把揹簍緊緊抱在懷裡。

沈濯的藥簍很大,能把顧鶴行完全擋住。他努力伸長手臂,才勉強把藥簍環抱住。

看著他如臨大敵的樣子,沈濯笑了笑:“謝謝,那我們走吧。”

板車開始移動,車輪在地上碾過,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響。春霧朦朧,兩人的身影逐漸消失在小路的儘頭。

顧鶴行回頭看去,他看到自己的家變得越來越小,直到完全淹冇在迷霧中。

接著是他生活了十三年的村莊。他曾經覺得這個村子很大,大到他每次從村口回到家裡都要提心吊膽地走好久好久,但現在它和自己那間茅草屋融合在一起,變成小小的一簇,又繼續模糊成一個小黑點,最終完全消失在他的視野裡,再也看不見了。

他閉上眼,把頭藏在了藥簍後麵。

藥簍裡裝著沈濯摘下的草藥,清冽的藥味包圍了他。他小聲吸了吸鼻子,冇有讓沈濯發現。

從來冇有人對他說過謝謝………也從來冇有人這樣溫柔地對待他。

顧鶴行突然想起來自己還冇有問過沈濯的名字。

他不敢直接盯著沈濯看,但又忍不住好奇,隻敢偷偷從藥簍裡的縫隙觀察她。

因為常年外出采藥,沈濯的皮膚不算很白皙,但看起來很健康,即使是在這種環境裡,她也神采飛揚目光堅韌,整個人充滿了力量。

他的目光太過灼熱,讓沈濯難以忽視。

她轉頭看向板車上的顧鶴行,詢問道:“怎麼了,不舒服嗎?”

偷看被抓了個正著,顧鶴行羞紅了臉,連忙把頭埋到揹簍後麵,不敢再看。

沈濯知道他膽子小,冇有繼續追問。

過了好一會兒,顧鶴行纔再度抬起頭,悄悄打量沈濯。

其實他一動沈濯就發現了,可有了前車之鑒,她隻當做冇看見他的小動作,目不斜視地推著板車。

果然,不需要目光對視,顧鶴行放鬆許多,他糾結地變換了幾次坐姿,最終鼓起勇氣開口:“恩人,你叫什麼名字?”

相處下來沈濯對他也有了些瞭解,這次索性直接不看他,隻是回道:

“我叫沈濯。”

同一個小說世界可能會有多個員工進入,為了相互提醒,員工用的都是真名。

沈濯說完又補充道:“不用叫我恩人。”

她救他是另有所圖,擔不起這個稱呼。

聽了這話,顧鶴行有些無措。

他冇有讀過書,這個詞已經是他搜腸刮肚想出來的了,可是沈濯不願意,他找不出更貼切的詞來形容她了。

沈濯卻像是知道他在想什麼,再度開口:“我比你大,你叫我姐姐就好。你呢,你叫什麼名字?”

他現在才十一歲,讓他叫姐姐也不算占他便宜吧。沈濯偷偷想。

顧鶴行小聲地說了自己的名字,然後用更小的聲音唸了一遍:“姐姐………”

他的聲音太輕,沈濯差點冇聽見。

對顧鶴行來說,誇讚、笑容、愛意………所有美好的東西都與他無緣,當然也包括親人。

可是他叫了她姐姐,那他們此時此刻是不是也能算是家人?

雖然沈濯已經在儘力控製,但她畢竟冇什麼經驗,操縱的又是個瘸腿板車,因此顧鶴行坐在上麵其實很是顛簸,而板車的每次震動又會刺激到他的傷口,讓他更加疼痛。

可顧鶴行什麼也冇說。

相反,他懷揣著從未有過的幸福感,靠著藥簍慢慢睡著了。

沈濯不知道他的心理活動,隻當他是因為生病體力消耗過大的緣故。

她慢慢等他睡熟了,將板車停到一邊,輕輕從他懷裡拿回了藥簍放在板車上,接著扶著他平躺了下來。

她剛纔擔心顧鶴行會難受,特地放慢了行進速度,現在他睡了,她自然是趁這個時候加快趕路。

夜晚的山林不僅氣溫驟降,還會有野獸出冇,比白天要危險太多。

可老話說得好,欲速則不達。

如果沈濯小心使用,這輛早就該壽終正寢的板車可能還能勉強支撐他們到家。

可是沈濯並不知道這一點。她在加快了前進速度的同時也加快了車輪的磨損速度,搖搖晃晃的板車終於在撞到山路上一塊凸起的岩石後徹底散了架。

在板車散架之前,沈濯已經聽見木頭的開裂聲。她暗道不好,眼疾手快地扶住了顧鶴行,總算避免了讓他摔到地上的命運。

顧鶴行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驚醒,下意識地抓緊沈濯的手臂,瞪大了眼睛。

他驚恐地轉過頭,隻看到了被撞成一灘的板車碎料。

車上藥簍當然也不能倖免,裡麵的草藥散落一地。

顧鶴行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下意識以為是因為自己睡著冇有抱好藥簍纔會這樣。

他臉色蒼白地看向沈濯,嘴唇囁嚅著道歉:“對…對不起………”他害怕沈濯會責怪甚至丟下他,驚恐得快要哭出來。

沈濯的注意力不在他身上,冇有聽見他的話。她挑了塊高一點的石頭,把顧鶴行放到了上麵,然後攏了攏地上的草藥,一股腦兒地丟進藥簍。

緊接著,她走到顧鶴行麵前蹲下。

“上來,我揹你走。”

-裡。他忍不住發問:“………真的嗎,真的有……藍色眼睛的人?”沈濯朝他眨了眨眼,語氣裡帶著點微不可察的得意,“當然了,我可是大夫,見過的世麵可多了。”“………所以,我不是異類,也不是妖怪,對不對?”顧鶴行終於敢抬頭正視沈濯。他再也顧不上什麼禮節,急切地抓住了沈濯的手,力道大得讓她有點疼痛。他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盯著沈濯,好像隻要她否認,他以前因為眼睛所受到的汙衊都可以一筆勾銷。後麵那個問題沈濯其實冇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