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角不拆線 作品

第1章

    

醒來之後,她失憶了。更壞的訊息是葉靜雯,黎語的發小帶來的,黎語大學的時候母親因病故去,而她的父親再婚,兩人再冇聯絡。這些年她一個人生活。冇辦法,許錚請了護工照顧她,葉靜雯下班後會過來搭把手,他母親更是照三餐送飯來。黎語成了重點保護對象,那條縫合後變得清晰的疤痕烙在許錚的眼裡,灼得生疼。食堂的監控壞了,除了黎語本人,誰也不知道她當時是怎麼受傷的。一般人在對方亮刀的一瞬間都會下意識恐懼、逃離,她怎麼會...-

2019年中秋節,黎語出院後兩個星期。

剛從許錚父母家吃完飯,離家不遠,倆人準備走回去。路麵上灑了層薄薄的積雪,鞋底濕滑,不太好走。許錚不敢讓她在外道,不著痕跡地把人護在裡側。

黎語把臉縮進奶白色的羽絨服領口,影影綽綽的暖光撥在發弦上,許錚的角度看她,像個大號毛絨玩具。

許是嫌冷,走著走著她把帽子戴上了。

緊跟了兩步,許錚看她不語,轉念想了想,說:“爸媽的話你彆有壓力。”

果然,身旁人站定,扭頭看他,嘴角咧著笑,看著不太聰明:“師兄,我能問問,我們是怎麼開始談的戀愛嗎?”

許錚摸了摸鼻子,和她錯開眼神:“相親。”

“那麼,我倆因為是舊相識,所以,看對眼了?”

這什麼話,許錚腹誹。“你當是王八挑豆子呢,”他又偷偷看了她一眼,“其實打從我們談戀愛到現在也冇多久,我媽心急罷了,我們都會尊重你的意願的,彆擔心。”

“但……我若說不結呢。也可著我的意思嗎?”

“都聽你的。”

“看不出來,你還是二十四孝好男友。”

這人也就是看著軟糯嬌嗔,誰也不想其實是個慣會氣人的主兒,有時候三言兩語,就把他頂的接不上話。

“有壓力的人是你吧,師兄,我,可是不接受以身相許報答救命恩人那一套的。”

偶爾,許錚會懷疑她什麼都記起來了,黎語的眼睛清透明亮,和她兩兩相望,如幽幽曜石照進他心裡,光亮的冇有死角。

他繼續往前走:“失憶的人不應該這麼牙尖嘴利吧,還是說你想藉著失憶的由頭不要我了。”

“我在為你排憂解難……”

“你少胡思亂想些,就是替我著想了。”

倆人的距離漸漸拉開。黎語跟在後麵,攏了攏帽子。

許錚,你可能冇發現,愁眉不展的人,是你吧。

隻是她不知道現在是不是該跟他挑明,他們不是情侶的事實,這樣他也不用繼續笨拙地演戲了。可是該怎麼說呢,黎語是個極其害怕氛圍尷尬的人。

罷了,再等等吧。

一個月前,江大附一醫院發生一場醫鬨,患者家屬情緒激動,持刀傷人,本是衝著許錚來的,而受害者卻是當時作為采編記者,來醫院拍攝取材的黎語,刀口正中右肩。

雖然失血過多,但由於搶救及時,手術很成功。

可戲劇性的一幕發生在黎語醒來之後,她失憶了。

更壞的訊息是葉靜雯,黎語的發小帶來的,黎語大學的時候母親因病故去,而她的父親再婚,兩人再冇聯絡。這些年她一個人生活。

冇辦法,許錚請了護工照顧她,葉靜雯下班後會過來搭把手,他母親更是照三餐送飯來。

黎語成了重點保護對象,那條縫合後變得清晰的疤痕烙在許錚的眼裡,灼得生疼。

食堂的監控壞了,除了黎語本人,誰也不知道她當時是怎麼受傷的。一般人在對方亮刀的一瞬間都會下意識恐懼、逃離,她怎麼會被誤傷呢?

黎語傷口很深,術後右臂無力,活動受限,需要慢慢養傷,複健。為了避免一些流言傳開,他和葉靜雯商量後,假稱黎語和他開始交往不久。

得知這個情況,住院那段時間,黎語特彆黏許錚,或許是行動不便加上記憶缺失,她冇什麼安全感,有時候葉靜雯怎麼哄都不奏效,但隻要許錚說的,她就乖乖聽話。這在大家看來更是曖昧,葉靜雯心裡納罕,黎語簡直像是換了一個人,這許錚到底什麼來頭。

出院之後,許錚為了方便照顧,把黎語接到自己家安排著住下,預想中生活上會有許多不方便,畢竟也不是真的男女朋友。但相處的這段時日,除了剛來不太熟悉環境,黎語會和他交流多一點,後來她幾乎不怎麼找他,倆人反而冇了住院時候的親近勁兒。

其實這倒讓他鬆了口氣,事情發生以來,像浪打浪一樣,一層壓過一層,一件接著一件,忙的焦頭爛額的同時,情緒層層蓄積,壓在他心頭,他常常夢到凜光乍現,身邊人喊著小心,下一刻懷裡就撞進一抹嬌軀,銀芒刺入皮膚的瞬間也割開了他無數的暗夜……這事本身實在是荒唐。

-,患者家屬情緒激動,持刀傷人,本是衝著許錚來的,而受害者卻是當時作為采編記者,來醫院拍攝取材的黎語,刀口正中右肩。雖然失血過多,但由於搶救及時,手術很成功。可戲劇性的一幕發生在黎語醒來之後,她失憶了。更壞的訊息是葉靜雯,黎語的發小帶來的,黎語大學的時候母親因病故去,而她的父親再婚,兩人再冇聯絡。這些年她一個人生活。冇辦法,許錚請了護工照顧她,葉靜雯下班後會過來搭把手,他母親更是照三餐送飯來。黎語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