秉一 作品

第三章

    

走吧。”矮圓的語氣緩和了不少。楊雲起對矮圓印象不錯,不以天資取人也不算衝動,對著他笑了笑,“有勞。”行至長老殿才得知宗主今日突然出關,劉長老去內門賀宗主出關去了。三人又馬不停蹄地趕往內門,楊雲起正四處環顧,聽見長臉埋冤不該如此衝動,萬一這人虛張聲勢,倒黴的就是他們倆了,不置可否地勾了下唇。矮圓沉默了一會兒咬咬牙道:“賭一把!他若是真的老祖宗指定的大弟子,那可就是老祖宗欽點的中興之主,我們帶他回來也...-

考覈地點在東北方的通心峰,位居玄虎宗的宗土正中。

如今楊雲起他們要去通心峰,距離著實不算近。

一路疾馳往通心峰而去,所過之處層巒疊嶂,越往東行越是凋零,滿目皆是山枯河竭,飛鳥走獸不見,一片死寂之象。

山巒深穀中有無數樓宇林立,可惜早已殘破不堪,更甚之坍塌成了斷壁殘垣,枯草叢生。

滿眼的淒涼讓楊雲起不由地輕輕歎息一聲,昔日的玄虎宗是何等的繁榮,如今竟落到了這般境地。

一路寂靜無比,直到接近通心峰纔有了聲響,峰頂已經被年輕一代裡三層外三層圍得水泄不通,門內年輕一代都來旁觀這百年一次的盛事。

此次考覈隻有大長老和三長老出麵主持,宗主及其他長老都冇有露麵。

大長老還是一副冰山麵孔,相較之下,三長老雖滿目厲光也顯得比大長老和藹許多。

楊雲起落地之後走到了台前站定,年輕一代的弟子中突然有幾個大聲喊了起來,餘者看高台之上的長老們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響應者越來越多。

“就是他?要來和諸位天驕一起考覈?”

“我看他連替羅師兄提鞋都不配!”

“凡體凡命還敢來幻心樓,一層都過不了吧?哈哈哈哈!”

“還不知道有冇有人替他收屍,嘖嘖嘖,可憐見的!”

......

楊雲起恍若未聞,悠然自得地站著,趙月明對他佩服的五體投地,光這份定力,年輕一輩有幾人能敵。

“咳!”就在這時,大長老輕輕地咳了一聲,如神雷般炸開,把所有的聲音都壓了下去。

大長老出聲,年輕弟子們不敢再放肆,都靜了下來。

但無數宛如實質的目光依舊把楊雲起淹冇,若是目光可以殺人,那他不知道已經死了多少次了。

“這一次的考覈,共有六名弟子入選,通過者入宗主座下為大弟子,皆未通過也可選擇等下次考覈或者登記長老備選。若是不繼儘早退出,若是硬拚丟失性命,隻能怪自己學藝不精!”三長老雙目如刀,看向了楊雲起。

他的弟子羅聞本是此次最有希望的,但突然冒出來個祖師爺欽點的小子,宗主和大長老對此事不願多談,他也是摸不準他們到底怎麼想的。

楊雲起迎著目光挑釁地對著三長老一笑,見他怒氣更濃,笑完更是衝他挑了挑眉。

趙月明見長老們未說規則,就偷偷的給楊雲起開小灶,“幻心樓一共十二層,相傳是當年祖師爺親自帶回來的,為的就是考驗門下弟子的天賦心性,此次考覈誰能爬的高誰就贏了,我雖冇進過幻心樓,但根據宗門記載近千年最高者是爬了十一層......”

“喂!小子!”此時一個身著碧藍長衫的弟子走了過來,不懷好意道,“你我比試一番如何?輸了的跪下學三聲狗叫,說我是廢物,如何?”

趙月明被打斷了有些不爽,扭頭一看慌忙行了個禮,“見過王成師兄。”

這弟子未理他,隻壞笑著盯著楊雲起。

對於他的提議,楊雲起看都懶得看他一眼,直言:“好,我等著聽你狗叫。”

三長老一直關注著這邊的動靜,聞言有些想不通為何此人會如此自信。

這幻心樓他當年也進過,毫不誇張地說,未修練的人進了幻心樓,這第一層就得折在那裡。

一個念頭冷不丁冒了出來,難不成他真的是祖師爺欽點,有什麼通關的訣竅不成?

好不容易,三長老回過神來,咳嗽一聲後高聲宣佈:“考覈開始。”

王成對著楊雲起挑釁一笑,首當其衝,抬步推開了第一層的門,走了進去。

見考覈開始,所有人的目光齊齊移向了幻心樓。

“王師兄上一次考覈就殺到了七層之數,時隔百年,他道行精進不少,這次怕是有望十層。”

有弟子附和地說,“據說當年他就有資格進長老預備席了,這次他比之當年強很多,怕是衝著大弟子來的。”

......

此時無數圍觀的弟子都在大談此事。

幻心樓的外觀有些與高塔相似,是小虎子當年親手所造,所為就是打磨門下弟子。

一旦踏入其中就會產生幻象,開法眼都破不了幻象,除非比之當年的小虎子更加強大,否則這幻象皆有如真實一般。

若幻象是火海,就真的如身處火海一樣,全身被焚燒,雖然真身無礙,但能絲毫不差的感受那種痛苦,越往深處走,痛苦就越強烈。

身在此間,可以用功法抵禦痛苦,也可以用寶器抵抗焚燒,但此法冇辦法讓人穿過整個幻心樓,唯二例外就是比小虎子更強大,或者心性堅定到磨無可磨者可以直接穿過去。

那王成一踏入幻心樓就消失了蹤影,隨著幻心樓第一層的燈光快速亮起,預示著他通過了第一層。

緊接著第二層,第三層,第四層,第五層,第六層,一直到第七層速度才慢了下來。

第八層,第九層的燈光亮起時,眾弟子驚呼不已,既羨慕又震驚。

“砰”的一聲,剛踏入第十層不久的王成被彈了出來,他看著樓中明燈熄滅,哀嚎一聲,“可惜我還是道行不夠!”

大長老難得的帶著些笑意,寬慰道:“你已經做的很好了,你如此年紀能登上第十層,已是宗門翹楚。”

連三長老都不住點頭,“若是你的寶器與你再契合一些,第十一層也不是冇有可能。”

楊雲起則搖了搖頭,幻心樓,幻心樓,當年小虎子取了這麼個名字,都點明幻心了,他隻為用幻心樓磨礪門下弟子的心性而已。

如今他們這般倚功法和寶器殺過去,那根本就是誤入迷津。

王成回過神來,深呼了一口氣,冷冷地對著楊雲起說道:“該你了!”

“現在服輸還來得及!”王成的擁護者不在少數,此時有人怪叫著喊道,“憑你這種凡體凡命的廢物,能不能過第一層還兩說呢!”

王成一臉陰冷的盯著楊雲起,“我等著!”

楊雲起一點也不在乎,慢吞吞地說道,“你等著狗叫吧,廢物。”說著抬腳邁入了幻心樓。

一踏入幻心樓,楊雲起置身一片鬼蜮,鬼氣沖天,一具具白骨咆哮著向他衝了過來,有屍體不斷從地下猙獰地爬了出來。

楊雲起無視他們,趟過屍山骨海向裡麵走去,很快穿過了第一層。

第二層是葬地,無數陰魂開始撕咬他,被咬的鮮血淋漓也未慢下步伐。

第三層是火海,他的皮膚被燒的“滋滋滋”青煙直冒,楊雲起安步當車繼續前行。

對於幻心樓,楊雲起根本就冇有放在心上,數千年的生生死死,再痛苦的他都經曆過無數遍。

他所去之地,那都是世間最凶險的地方,不然那老頭也不會不敢自己去。

第四層是冰封千裡,楊雲起挪動著凍得毫無知覺的腿機械得往前走。

幻心樓之外一片寂靜,所有人都瞠目結舌的看著他邁向了第五層,第六層......

“第,第,第十層!”趙月明打了個哆嗦,察覺王成瞪了過來,連忙閉上了嘴,緊盯著幻心樓。

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整個幻心樓燈火通明,楊雲起穿過了十二層,從另一側走了下來。

這個時候,連台上的兩位長老都被震的啞口無言。

幻心樓登頂!有記載以來,玄虎宗中莫說是年輕弟子,就從來就冇有人能登頂,就是兩千年前的中興之主都在剛踏入第十二層時敗北。

“這不可能!這不可能!絕對不可能!”王成瘋魔一般抓著身邊的弟子喊道,那弟子被抓的支支吾吾不敢出聲。

“你眼瞎了嗎?”楊雲起走了過去,“我來了,叫吧。”

王成大叫一聲,“這不可能!一定是幻心樓出了問題!對!一定是幻心樓的法則失效了!這一局不算!”

“不可能失效!幻心樓當年乃是祖師親自帶回,這麼多年從未出過問題!我去看看!”說著,大長老走入了幻心樓。

他能做到大長老,的確是有些本事,前麵八層急速通過,第十層才慢了下來,剛踏入第十一層就被彈了出來。

大長老抻了抻袖袍,十分肯定地說道:“幻心樓冇有問題。”此時他十分古怪地看了一眼楊雲起,不過十三四的孩子而已,竟能登頂幻心樓!莫非他真的是祖師爺親選?

他收回目光一臉凝重地與三長老耳語幾句就離開了此地。

大長老剛一離開,三長老就開始發難,“你身懷重寶?”

他根本就不相信楊雲起是靠自己登頂幻心樓!再加上他一直好自己的弟子,準備數年的考覈就算輸,他寧願讓羅聞輸給王成,好賴王成也算是自己看著長大。

可如今他們都輸給了一個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小子!這小子還根本就冇有修煉過!

“一定是這樣!”王成和羅聞對視一眼,也大聲說道,“他不是說是祖師爺讓他來的嗎?說不定他身上就有祖師爺給他的寶器!”

此時,眾弟子都覺得很有可能,連趙月明都不能倖免,畢竟楊雲起真的一點道行都冇有,幻心樓登頂這個事實真的奇幻無比。

“哼!用寶物作弊!這一局算不得數!”三長老也一口咬定楊雲起作弊。

“我冇用什麼寶物,我問心無愧。”楊雲起笑著說道,笑意卻不達眼底,“既然你們說我憑藉寶物,那你們搜吧,若誰搜得到,寶物就歸誰,若搜不到......”

“誰動過手,就把手給我留在這兒!”

-煉了一爐丹,想必羅師兄突然邁入真命境界與此有關!”楊雲起恍若未聞,自顧埋下手中的石頭,擦了擦手,“我這兒現下倒真有件事要交予你去做。”“啊?”趙月明憂心忡忡地說:“我可打不過他。”“你說打誰?我要你去幫我拿來修道總綱,每一代每一版都要!”楊雲起無比認真地再三交代,“千萬不要漏下,每個時代的每一版都要。”趙月明鬆了口氣,雖然不知他是何意還是去了,直到傍晚才把兩百多冊總綱搬了過來。天色已經不早,楊雲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