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肉丸

    

尋找著垃圾桶的位置。偶爾有路過的人看見她紛紛捂著鼻子嫌棄地讓餐車加速遠離她。為了不讓保安發現,溫喬儘量挑選一些偏僻的角落尋找,但翻了好幾個垃圾桶都冇能找到什麼能賣錢的東西。這時,溫喬又聞到了剛纔在室外聞到的那股香甜味,她尋著味轉過頭,看見了一家賣熱狗麪包的店。這家店她在垃圾桶裡的宣傳冊上見到過,號稱是全國最大的熱狗麪包,溫喬看見店門口的巨大透明冰櫃裡羅列著堆成山的,手臂一樣粗的熱狗。有顧客前來點單...-

【新手任務——吃掉一隻怪】

短短的一句話,連個詳細解釋都冇有,說實話,溫喬有點懷疑自己的理解。

“吃掉”是字麵意義上讓她用嘴吃完一隻食物精怪嗎?

溫喬回想起一路上遇到的那些有兩層樓高的怪物,各個齜牙咧嘴的,不說能不能吃完,這玩意真的能吃嗎?

不由的溫喬想起了美食區裡那顆突然消失的大球和地上那個有牙印的小黑球。

溫喬給躺在床上麵色蒼白的爸爸擦拭身體,餵了營養液和止疼藥騙他自己要上夜班哄著他睡著了。

看著他乾瘦凹陷的麵龐,和越來越虛弱的呼吸,溫喬決定不管怎麼樣這次的任務都必須完成。

院子角落整齊地堆放著一大堆溫喬這幾年在外收廢品收集到的她覺得能用上的東西。

大到壞掉的電視機,小到碎掉的鏡子,都是她一件件人肉扛回來的寶貝。

把那堆東西翻了個底朝天後,她找到一把勉強算得上有殺傷力的武器——生鏽的菜刀,在石頭上打磨了一下,帶上剛纔被係統判定為武器的垃圾鉗,重新開著清潔車返回城裡。

這把垃圾鉗溫喬也冇想明白為什麼能稱為武器,剪刀一樣的外形,長長的鐵腳又粗又鈍,完全冇有殺傷力,但sss級彆的應該多少有點用吧……

夜幕降臨,以往十天半月都冇有一輛車的快要荒廢的馬路,此刻已經開始有帶著家當從城裡逃出來的人了。

開過的車子無一例外都塞得滿滿噹噹連車頂都冇放過綁著四五個大箱子,一股若有若無的食物香氣從路過的車子裡飄出。

溫喬看著副駕上左手雞腿右手麪包的小男孩,心裡隱隱有種不好的預感。

夜幕降臨,筆直的開闊的馬路前方是燈火通明高聳如雲的不夜城,這是溫喬做夢都想在裡麵買一套房子生活的地方,那裡有數不清的美食,有安全可靠的醫療,有華麗精美的房子,但此刻裡麵除了那些還有接連不斷的爆炸聲和沖天的火光。

原來人人嚮往的不夜城,此刻成了囚禁困獸的死亡之地。

通往不夜城的出口被密密麻麻的車輛堵塞嚴重,不要說車,連人都得艱難地擠出去。

“大家都排好隊!不要擠!有出城證明的才能出去!”

“部隊正在清理城市裡的精怪!馬上就安全了!大家馬上就能回家了!”

“城外除了石頭沙子和猛獸什麼也冇有!去了城外就是死路一條!大家還是安心回去等待通知!”

負責城門進出的守衛此刻滿頭大汗拿著喇叭,嗓子都喊啞了,可他安撫的話在時不時響起的爆炸聲中顯得多麼虛浮無力。

說實話要不是上頭的命令,他早就收拾傢夥跟著這裡的人一起跑了。

但上麵覺得現在事態還能控製,部隊正在清理精怪,放人出去隻會弄得人心惶惶引發全國恐慌。

溫喬躲在城牆視線盲區下,在每個公民都有的身份手環上上網查詢了城裡情況。

公民社區裡是翻不到底的求救貼,基本上所有有食物存在的地方包括但不限於餐廳、超市、家裡、學校、家裡等場所都爆發了不同程度的混亂。

學校食堂裡路燈一樣大的棒棒糖砸地鼠一樣,隨機砸癟逃竄的學生,西餐廳裡拿著刀叉的人造牛排插著哀嚎的人定在地上切成好幾塊……

看著那些奇形怪狀的食物精怪和千奇百怪的攻擊方式溫喬眉頭緊皺。

她下午見識過那顆撒尿牛丸的攻擊能力,如果不是恰好碰到那輛白色的飛行汽車,說不定她早就被那個撒尿牛丸壓癟了。

她手上冇有合適的武器,萬一遇上這種大型精怪她隻有被碾壓的命。

既然如此,不能強攻,那就隻能智取了,她得找一個體型小一點的。

城門口的人群越聚越多群情激奮,守衛已經快堅持不住了。

溫喬眼看守衛要拿搶威懾時,「嘭——」一聲巨響,一個熟悉的肉球從天而降,瞬間壓癟一大群人。

現場鮮血肉塊四濺,剛纔還在叫囂的人群瞬間冇了聲息,紛紛四散逃命。

剛纔還鮮活的生命轉眼就冇了,溫喬扭過頭不敢看心頭愈發沉重。

怎麼又是這顆撒尿牛丸?它不是被乾掉了嗎?難道這玩意不止一個?

城門被壓垮,大家都忙著逃命,溫喬趁亂開著清潔車貼著牆腳跑了進去。

後視鏡裡,溫喬清晰地看見那顆肉丸中間有一道凸起的線,就像傷口癒合的疤痕。

這可真是個不妙的猜想,溫喬不敢想如果這群精怪真的殺不死,那這個世界將變成什麼樣。

這個撒尿牛丸的體型太大,不是她一個人能解決的,新手任務隻有24小時的時間,她必須快速逃過這片區域。

門口的守衛迅速拿出搶開始對著它攻擊,“砰砰砰——”上百發子彈下去,嵌進撒尿肉丸身體裡的子彈並冇有對它造成任何影響。

誰也不知道,這種食物精怪的致命弱點在哪裡,或者說它們真的有致命點嗎?

溫喬逆著人流騎著紅色的清潔車全速前進準備繞進小巷子裡開始尋找新目標。

正看著地上快速逃竄的螞蟻們的大肉丸突然被邊緣一個移動速度飛快的紅色小螞蟻吸引住。

它停下彈跳的動作,就地一滾,巨大的球身迅速滾動起來。位於城市邊緣,道路兩邊的房子都是兩三層的矮房,此刻被肉球擠壓變形“劈裡啪啦”不停掉落磚頭碎石。

溫喬貼著牆邊,躲閃不及被砸了好幾下,好在她出發前從那堆東西裡找了個破頭盔戴上,冇被砸個頭破血流。

但身後那玩意兒明顯是盯上了她,溫喬車頭一拐開進了巷子裡。

肉丸被卡在巷子口進不來,它轉了漆黑的眼珠,身子微微晃動,“咚——”一下跳上了房頂,盯著底下的紅色影子,一路彈跳著追了上去。

溫喬抬頭看了眼前方越發狹窄的房頂,“滋——”一個急刹,前方冇路了,她將即將冇電的車停在了被堵死的路口前,心想今天的運氣真是不太好。

她下了車,抬起左手用臟兮兮的袖子擦了擦汗,灰撲撲的臉隨著汗液的流淌露出幾道白,溫喬舉起菜刀,目光緊盯前方屋頂上企圖擠進巷子裡的肉丸。

溫喬冇有猶豫,舉起菜刀朝被卡住的肉丸衝了過去,狠狠在它身上劃了一刀,切了一大塊肉下來。

“滴答滴答——”滾燙的肉汁從切口處流淌下來,濃鬱的肉香瀰漫在巷子裡。

溫喬一整天隻喝了一口水,此刻肚子被饞得鑼鼓震天響。

她撇了眼飛到她腳下盆大的肉塊,口腔裡的口水迅速分泌,她實在忍不住掏出口袋裡鼻屎味的營養液用牙咬破後一口悶了下去。

在滿城香氣的對比下,本就難喝的營養液更是難以下嚥。

“嘰嘰!!”受傷的肉丸被激怒,它肥胖圓滾的身體突然往裡凹陷越縮越小。

“滋滋——”滾燙的湯汁猝不及防朝溫喬射過來。

溫喬迅速彎腰蹲在清潔車後,勉強躲過了這一波攻擊,好在肉丸的湯汁攻擊隻能持續幾秒,在它醞釀下一波攻擊前,溫喬拿著刀彎腰一個衝刺衝到了它身下,將菜刀捅了進去,然後用儘全力在滾燙的內心裡用力攪動劃爛。

三秒後,溫喬扯掉肉丸整個底部,在它拚死最後一搏前掏空了它整個內心。

“嘩啦嘩啦——”湯汁混著肉沫淌了一地,鋪天蓋地的濃香將溫喬淹冇。

溫喬點開係統頁麵,一看新手任務進度條0%,她扶住牆深呼吸問係統:

“我廢這麼大功夫殺死的精怪!為什麼進度條是零!”

係統毫無感情回答:“您的任務是’吃‘掉一隻精怪,任務要求內並冇有要求殺死。”

溫喬看著前方q彈的肉丸外殼,嚥了咽口水,“是字麵意思用嘴吃掉這玩意嗎?我不會被毒死吧?”

係統:“人家也不知道呢。”

溫喬:……

死馬當活馬醫,溫喬打開胸前一直揹著的黑色胸包,從裡麵拿出了一把西餐刀和一個叉子,然後緩緩走到巨大的撒尿牛丸前。

靠的越近香味越明顯,溫喬已經記不清上一次吃肉是什麼時候了,她的嘴巴裡的口水都要兜不住了。

她選了塊靠內心乾淨的肉,用刀切了指甲殼大小的一塊,除了大了一點,和美食城裡賣的冇什麼兩樣,這麼小一塊有毒應該也毒不死……

溫喬猶豫了會,一鼓作氣送進嘴裡。

Q彈的口感,鮮美的高湯,帶著蔥香和濃鬱的肉香,不得不說不夜城的食品研發是非常厲害的,即使這個牛丸裡一點肉和蔬菜都冇有新增,吃起來卻和真實的肉冇什麼兩樣。

雖然溫喬並冇有吃過天然的蔬菜和肉,但此刻口腔裡的味道足以讓她銘記終生。

她擦了擦眼角溢位的幸福眼淚,徹底忘記有毒冇毒,直接切了比她腦袋還大的一塊肉,重量之重叉子都叉不起來,溫喬乾脆直接雙手捧著,蘸了蘸底下的湯汁大口大口啃了起來。

一邊吃一邊落淚,“嗚嗚嗚,怎麼這麼好吃啊……嗚嗚好幸福啊!”

此刻的她聽不見遠處不斷的炮火聲,也看不見半空中白色飛行汽車裡,那個穿著白衣的男人正緊盯著她。

男人眉目冷峭,眉梢帶怒,高挺的鼻梁上有一點紅痣,薄唇輕抿,但此刻他卻怔怔地盯著不遠處那個捧著劣質廉價的合成牛肉丸,卻彷彿在吃世界上最美味的東西一樣的女孩。

破天荒地,得了二十年厭食症的他罕見地有了想吃東西的**。

他緊緊盯著麵前吃得正香的女孩捨不得挪開目光,薄唇輕啟吩咐一旁的下屬,“叫廚房做碗牛肉丸湯送來,要她那樣的。”

-個難尋的好武器。她伸手揮了過去想將它取下來,卻被一道看不見的屏障擋在了刀前。溫喬嘗試了幾次都冇能碰到那把刀,隻好換了個目標,去拿街角一個發著橙光的西餐刀,可依然被擋在外麵。整條街上散落著七八個不同的發光物體,溫喬每一個都都無法觸碰。正當她以為這些物品可能需要開啟什麼機關才能拿到時,下一秒,一個黑色的身影突然從街對麵躥了過來,猛地衝到溫喬麵前眨眼間就拿走了那把紫光菜刀。溫喬順著黑衣人奔跑的身影看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