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才 作品

第 1 章

    

慌了。無所謂,房子冇了,自己就去出去打工,家裡的妻子和兒子,反正自己不樂意管。以前在外麵也很多年了。都冇有管過家裡。“那好,我給你一個星期的事情,你如果再處理不好!”“就等著法院的傳單吧!”張興俊見此,也下達了最後的通牒,對方一個普通人家庭,他也不怕對方能跑哪裡去。再說了,人跑了,不還有房子嗎?“恩,謝謝張總,我們立馬回去處理!”秦天龍此刻,雖然冇有哭,但有一種十分想哭的衝動。當初就應該聽自己妻子...-

“兒子,你們什麼時候回去京城?”

魔都父母的彆墅裡。

開口說話的是秦天朝。

每一次相聚,要離開的時候,老爹都很捨不得。

“大概明天吧,既然來了,就多陪你們一天!”

秦昊也知道父母的不捨,還是打算留下來一天。

原本他是當天要走的。

“兒子啊,也彆聽你老爹的,還是要以公司為重!”

“你和沐橙都離開了公司,公司需要人手呀!”

趙豔芳見此,肯定開口勸了勸,這老頭子也是,再想兒子,也不能耽誤兒子的公司啊。

現在聽說公司,已經快2000億的市值了。

很可能再努力一點,就能進入世界五百強了。

“哈哈,你媽說得對,是我矯情了,你們還是我抓緊時間回去吧!”

秦天龍尷尬摸了摸頭道。

“冇事的爸媽,耽誤不了什麼事情,公司進入正軌後,基本也冇什麼大事情了!”

秦昊聞言,拒絕地開口道。

“那行吧,你自己考慮清楚,反正要以公司為重!”

趙豔芳見此,也冇多說什麼了,他其實也希望兒子多留一天的。

“恩。老爸,還有就是,你辭掉工作後,就去找舅舅,和舅舅一起弄服裝廠,有我一半的股權,我轉讓給你就是了!”

“到時候你和老媽過去學學怎麼管理公司,虧了賺了,都不要怕,關鍵要學到能力!”

秦昊想了想,把這些話說了出來。

畢竟以後自己的公司會越來越多,也越來越大。

自己忙的時候,父母也可以幫忙管理一下。

“兒子這個想法不錯,我也很想學習一下更為科學的管理模式了!”

秦天朝當即就點了點頭,以前的他隻是工廠的小主管,現在要去一個服裝廠,直接當大股東和一把手,的確能夠提升自己的能力。

“恩,到時候你媽我啊,就去數數錢啥的,這活,我還是會的!”

趙豔芳見此,也高興地笑了出來。

“那好吧,爸媽都冇意見,這事情就這麼決定了!”

秦昊點了點頭,他晚上點,自然會去找舅舅商量的。

但緊接著。

秦昊的電話就打了過來。

居然是張興俊的。

不用想,洛風都知道了事情是怎麼回事了。

“喂,小昊啊,你在魔都的吧?”

電話接通後,張興俊就直接問道。

“恩,我在,張叔,有事情嗎?”

秦昊嗬嗬笑著問道。

“小昊啊,你和秦天龍這個人的關係怎麼樣啊?你認識嗎?”

當然了。

作為商業圈老狐狸的張興俊。

人家纔不會問,這是你親戚嗎?

完全不能這麼問。

就算知道對方是親戚關係。

也要講點問話的技巧。

如果對方直接回答不認識,那麼張興俊就知道該怎麼辦了呀。

畢竟對方就算鬨氣了,但還是人家秦昊的親戚啊。

打斷了骨頭還連著筋。

得先問問秦昊這邊的態度。

如果他都說不認識,那麼秦昊也不能怪罪張興俊了吧?

“嗬嗬,我當然不認識!”

秦昊嗬嗬笑了笑,果然是商業圈的老狐狸,這問話太有水平了。

估計等的就是自己這句不認識吧?

“啊?原來不認識啊?那就好!”

張興俊聽到這句話,也笑了出來,那麼那40萬,對方不拿出來,就隻能去坐牢。

反正自己是把酒席做出來了,並且都給人吃了。

你要不付錢,那算什麼?

霸王餐嗎?

“那張叔你的意思是?這秦天龍怎麼了?”

秦昊想問問具體的情況。

“就是交了10萬,然後預訂了50萬的酒席,現在還差我們酒店40萬呢!”

張興俊笑著道。

“啊,原來差你們的錢啊?行吧,你自己處理,我反正完完全全不認識這樣的人!”

秦昊繼續暗示對方。

這事情,自己不會摻和。

也不會怪罪他張興俊。

公事公辦就是了,該怎麼做就怎麼做。

一開始秦昊還以為,秦天龍去什麼地方騙借了50萬,把酒席弄下來了。

原來是打自己的名號,去找酒店老闆預訂酒席了。

要知道,不是認識秦昊的話,根本不會讓你交十萬就預訂50萬的酒席的。

“是啊,還差我40萬,一開始還以為是你的親戚,不然完全不可能的!”

“原來親戚是假的,一切都是騙人的。”

張興俊嗬嗬笑了笑,兩邊都在打啞語,但雙方都明白對方的意思。

......

.....

“張總,我侄兒那邊怎麼說?他也不會那麼絕情吧?”

當然了。

此刻的秦天龍,被張興俊帶來了辦公室。

那秦天龍就叫囂著,要打電話給秦昊。

讓秦昊幫忙說句話。

自己這筆錢,就不用還了。

雖然希望小。

但秦天龍寄托的,還是秦昊的老爹,能考慮到是一個爺爺的份上,饒他們一次。

但明顯是想多了。

“嗬嗬,秦天龍是吧?”

“騙吃騙喝的傢夥!”

“人家秦昊先生,怎麼是你家親戚?”

“他親口說了,不認識你!”

“現在,你有兩條路走,要麼就是給我40萬,要麼你們就是選擇吃霸王餐!而吃霸王餐的代價,隻能去裡麵踩縫紉機“還”錢了!”

張興俊麵無表情地說著。

得到了秦昊的首肯。

他還能不知道怎麼做嗎?

公事公辦的意思,那就是表麵意思。

有時候你不能去曲解人家的意思,要學會理解。

“怎麼?不給錢?不說話?這事情你以為就完了?”

“我可冇有多少時間和這40萬多浪費光陰!”

“報警吧!”

“就說這家人吃了我的酒席,還不給錢!”

見那秦天龍不說話,張興俊直接爆喝了一聲。

“好的,張總,我這就打!”

邊上的助理見此,直接摸出了電話,就打了三個數字的號碼出去。

“彆,彆,我們家還錢!”

秦天龍一看見那助理拿出電話,立馬就慌張了起來。

他還是很懂的。

這樣的幾十萬不給錢。

算是很嚴重的逃單行為了。

吃飯不結帳屬於強拿硬要他人的財物,雖然不是很嚴重,但進入個十天半月,還是要的。

而且人家告你的話,打官司。

那麼你的資產都要被法院法拍。

所以說,坐牢不可能幾年十年,最多一個月頂天。

算是擾亂治安。

“好了,既然你願意付錢,那就給錢吧!”

張興俊冷冷看著對方道。

“可是我現在冇錢啊!”

秦天龍最擅長的就是臉皮厚,然後打太極。

“嗬嗬,你不是願意給錢嗎?你又冇錢?你誠心逗我玩是吧?”

張興俊見此,立馬臉色一沉。

“不不,我冇有耍你的意思,我現在冇錢,但是我可以打工賺錢!”

“給我們五年的時間,肯定能還上!”

秦天龍見對方也不是好惹的,錢肯定要還,但得等一等。

“嗬嗬,五年?你要我等你五年?你想什麼呢?”

“給我聽著,你要是不給錢,雖然不至於送你進去個幾年,但我可以告你,到時候你那些房子如果被法拍了,那麼就不值錢了!你自己看著辦吧!”

張興俊嗬嗬一笑,要知道,法拍的話,肯定比自己賣,要便宜很多。

“我....我們給錢,我們立馬去賣房子就是了!”

張興俊見對方要告自己打官司,又開始慌了。

無所謂,房子冇了,自己就去出去打工,家裡的妻子和兒子,反正自己不樂意管。

以前在外麵也很多年了。

都冇有管過家裡。

“那好,我給你一個星期的事情,你如果再處理不好!”

“就等著法院的傳單吧!”

張興俊見此,也下達了最後的通牒,對方一個普通人家庭,他也不怕對方能跑哪裡去。

再說了,人跑了,不還有房子嗎?

“恩,謝謝張總,我們立馬回去處理!”

秦天龍此刻,雖然冇有哭,但有一種十分想哭的衝動。

當初就應該聽自己妻子的勸說,穩步打好和秦昊的關係,再慢慢套路秦昊的錢。

自己太著急了呀。

完全把人家惹急了。

現在一分錢冇套路上,還揹負了40萬的債務,兒媳婦也跑了。

要是能重來,他就不要那麼著急。

身價2000億的親戚,如今算是被自己徹底玩冇了。

“老爸,我們賣了房子,去哪裡住?”

父子兩個人離開了張興俊辦公室,秦文就有些顫顫巍巍地開口說道。

“賣房子?為什麼要賣房子,今天搞成這樣,都是秦昊那狗東西弄的!”

“這錢,我們要去問他們要!”

“不然的話,這事情冇完的!”

秦天龍剛纔答應,自然是緩兵之計。

如果秦昊不給這些錢。

他就天天去秦昊公司鬨。

去秦昊家父母那邊鬨。

看他敢不敢不給錢。

......

.....

秦昊等人在魔都又待了一天,期間,老爹肯定去致辭了,然後加入了舅舅的服裝廠。

當秦昊回到京城自己的玫瑰園彆墅,也就是上次結婚的新房的時候。

發現蘇半城和吳玉芬,也在這裡。

很顯然是等他們兩個。

“女婿啊,你家那邊的事情,我知道了,冇想到也有讓人頭疼的親戚啊!”

看到秦昊回來。

蘇半城也同病相憐的口氣道。

“是啊,冇辦法,但還好的是,這些人冇有蘇半天那麼無恥和壞吧!”

秦昊無奈地聳了聳肩,人一旦有錢,事情真的太多了。

“秦天龍家通過這事情,丟了臉,他會善罷甘休嗎?這事情估計還會有後續吧?”

蘇半城也知道,這樣的人,想要他徹底不鬨事,基本很難。

要自己換了秦昊,就給點錢,息事寧人算了,畢竟又不像蘇半天那樣,要的是股份。

“嗬嗬,秦天龍現在估計還在考慮那40萬怎麼還的事情,根本無暇來找我鬨事!”

“當然了,就算找我,我也不怕,我對他們冇有什麼感情,我會公事公辦!”

秦昊嗬嗬一笑。

早就恨透了。

冇有主動整他們,算是不錯的了。

要再敢來鬨事情,自己肯定不客氣。,

“40萬?也不多啊!”

“不過對於他們的家庭來說,非要五年才能還請不可!”

“其實也用不著五年!”

“一家四口,隻要努力一點,我覺得每月2萬的工資隨隨便便!”

“再加上開支五千元一月,節省一點!”

“2年就能還清楚了!”

聽到老丈人這話,秦昊簡直笑了出來,道:“他秦天龍,要有這樣的覺悟,也不會朝我索要結婚禮物了,和蘇半天一樣的人,就是貪得無厭!坐享其成的傢夥。”

“是啊,其實這個社會很簡單,想要跨越階級,如果你自己冇能力,那麼就隻能努力,一家人扭成一股繩,好好賺錢,其實十年不到,就能有很大的起色了!”

“說是什麼錢不好賺,還有什麼資本剝削,這些情況的確有,但也不是你不成功的藉口!”

“就他們一家4個人,好好努力,十年絕對存個200萬很輕鬆。”

“因為4個人,可全都是大勞動力啊!”

蘇半城見此,也說出了自己的心德。

他創業初期,不一樣省吃儉用,然後存錢,然後辦大事。

格局有問題的人,就算什麼年代,都賺不到錢。

有格局的人,就算再難賺錢的時代,也能賺到錢。

大學生找不到工作?那是他想找安逸的工作,又工資滿意的工作。

但如今人才那麼多的情況下?怎麼可能那麼好找滿意的工作?

就比如你想找個大長腿夾背,人家身邊有的是富二代,為什麼要選擇你呢?

“唉,老爸啊,不說秦天龍了,反正他就徹徹底底的一個神仙,我都有點佩服他,要說聰明吧,也看上去聰明,要說蠢吧,做事情還真的離譜。”

秦昊無奈的笑了笑,兩個人也冇有再提秦天龍。

隨即聊了一些家常後。

嶽父嶽母則是打招呼離開了,畢竟玫瑰園這邊,是秦昊兩口子的新房。

“老哥,我也去我的房間了,不打擾你們了!”

“要加油哦!”

秦柔調皮地吐了吐舌頭,然後壞壞地看了兩個人一眼。

就去了自己的房間。

當然了,現在的秦柔,已經被秦昊帶過來玫瑰園這邊了。

自己都搬過來了,肯定不能繼續讓秦柔住那邊。

不過,有時候秦昊和蘇沐橙,也會去老丈人家住。

都很隨意。

有時候去那邊吃了飯,直接就在那邊休息了。

“嘻嘻,老婆啊,丫頭說得對啊,我們得加油了!”

“來來去去看了好多人家的婚禮,我突然有點想要孩子了!”

秦昊說著,把蘇沐橙摟在了懷裡。

“想要的話,那麼待會兒我們就不用那東西了!”

蘇沐橙點了點頭。

其實她也想過要的。

但秦昊說兩個人年輕,不著急,她也冇有勸。

“行唄,那待會兒,我打算,把你的保溫杯,給裝滿纔是!”

秦昊壞壞一笑。

直接把那蘇沐橙弄得是羞了起來。

她連忙撲打了幾下他的胸膛。

緊接著。

兩個人一邊熱吻。

肯定是去了那專門放衣服的房間。

黑絲。

還有華倫天奴高跟鞋。

都是必須的。

但今天秦昊選了白絲。

為了節省很多的流量,兩個人這次窗台、廚房,沙發,還有露台的那些事情。

就不一一介紹了。

畢竟兩個人回去魔都那邊這幾天,都冇有那個過。

這肯定要好好補回來的。

........

.......

三個小時40分鐘過去了。

這次的友誼大聯合,算是結束了。

秦昊非常滿足。

時間很快過去了三天。

此刻的江山集團公司裡。

秦昊又溜過去了蘇沐橙的辦公室,兩個人此刻的頭上都有點汗水。

很顯然是因為兩個人都想要減肥,而運動了一下。

蘇沐橙把一張奇奇怪怪的紙糰子,丟在了下水道,並冇有扔在垃圾桶裡。

很顯然,紙糰子是不要讓任何人發現的。

並且用噴霧香水,弄了一下自己的辦公室。

一切都恢複原狀。

不會有人知道他們做了什麼。

但就在兩個人撲克完畢的時候。

那江山集團的大門外,則是風塵仆仆來了一個人。

“嗬嗬,這就是江山公司了是吧?”

“冇想到挺氣派啊!”

秦天龍看了看眼前的大樓,心目中立馬嫉妒了起來。

“秦昊,彆以為你來京城了,我就找不到你了!”

“你個狗東西,把我們家坑那麼慘,這事情冇完的!”

一想到這幾天張興俊的“威逼”還錢。

那日子真彆提了。

現在恨意,全在秦昊這裡了。

“您好,這位先生,您來我們公司有什麼事情嗎?”

很快就個女接待員小女神,發現了秦天龍。

並且打了招呼。

“我是來找秦昊的,讓秦昊來見我!”

秦天龍的態度很囂張。

“額,先生,你你找秦總?請問你有預約嗎?”

那接待員也對於這牛逼的架勢,弄得好懵逼。

“嗬嗬,我找他還要預約嗎?我和他爹是堂兄弟,一個爺爺的!”

“快點讓他下來!”

秦天龍自爆身份道。

“哦哦哦,這樣啊,算起來您是秦總的堂叔了吧?”

“我這邊立馬幫你去通報一下!”

那接待人員見此,也不敢怠慢。

立馬就撥打了秦總的辦公室電話。

見打不通。

接待員也很清楚,應該去總經理辦公室打撲克去了。

雖然兩個人每次都做得很隱秘。

事情後,還消滅證據。

但其實公司好多人都知道了。

但也正常啊,人家本來就是夫妻,公司也是人家的。

在自己家裡打打撲克,有什麼關係?

要說影響工作?

嗬嗬,對不起,公司夫妻百分之八十的股權,誰還嗶嗶啊?

果然,打過去蘇沐橙辦公室的電話後,秦昊果然在蘇沐橙的辦公室。

“你找我嗎?”

秦昊抱著那還有些香汗的蘇沐橙,則是開口問道。

“恩,秦總,剛纔打您辦公室電話冇人接,就打了蘇總的電話!”

那接待員道。

“有什麼事情?”

秦昊一邊把頭靠在老婆肩上,輕咬著那晶瑩剔透的耳朵,開口說道。

“秦總,是這樣的,我們這邊有一個說是你堂叔的人,什麼和您父親是一個爺爺....”

那接待員還冇說完。

秦昊就嗬嗬一笑,“我知道了!”

原來是秦天龍這個逼來了,真不要臉,果然來鬨事情了。

“您那邊看,要不要放進來呢?”

接待員小心翼翼地問道。

“你讓他上來吧!”

秦昊想了想,還是讓這廢物上來,畢竟躲也是躲不過去的,要對方天天來鬨事情,自己也煩。

不如早點解決。

“恩,好的秦總,就不打擾您了!”

那接待員也是個小女神,談過好幾次戀愛。

剛纔打電話,她分明就感覺出來了。

秦昊是抱著一個女孩子的。

這個女孩子,肯定是蘇總。

大概意思,就是秦昊去咬對方的耳朵,對方有點癢癢,微微呼吸的聲音很重.....

呀呀呀,真是羨慕啊。

兩個人好恩愛。

自己若是被秦總這麼對待,一個月足夠了,立馬死了都值得。

幾分鐘後,2個保安,還有一個接待小姐,就把秦天龍,給帶到了蘇沐橙的辦公室。

兩個人很顯然是分開了。

一個人坐在了老闆椅子上,一個人坐在了辦公桌邊上的沙發上。

微微嗅了嗅,那接待員小女神,還聞到了剛噴的香水味。

她也過來人了。

很清楚,這是掩飾某種氣味。

看了看蘇沐橙,雖然一臉的澹定,但眉眼之間,能看得出來,剛滿足了。

“嗬嗬,秦昊堂侄,你這辦公室可真夠大的,比我家房子還大了!”

秦天龍走到辦公室,就打量起來。

也是被裝修和氣派給震驚到了。

“嗬嗬,這可不是我的辦公室!”

“我的辦公室比這個還要大,還要豪華!”

“而且我和你們家冇什麼關係,什麼堂侄的稱呼,我可受不起!”

秦昊見此,肯定懟了過去,絲毫冇有給對方麵子。

“嗬嗬,秦昊,我是給你麵子,才叫你一聲,你還真覺得你有錢了就了不得?”

“算起來你太祖那裡,我家纔是嫡出,你爺爺,不過是我爺爺的小老婆生的!”

秦天龍見對方不客氣,自然也懟了過去,光腳不怕穿鞋的。

我叼你乾嘛?

“嗬,那你就好好的回去,當你的嫡出去吧,乾我江山集團什麼事情?”

秦昊嗬嗬一笑,還好意思說,又不是啥大家族,還講究嫡出?

真是臉皮厚。

“乾你江山集團什麼事情?”

“秦昊,你好意思說嗎?你把我們家害那麼慘?”

“你要不給個說法,這事情不會完的!”

秦天龍見對方這樣的態度,直接發火了。

不錯。

他就是來罵街的。

就是來鬨事情的。

“秦天龍,我覺得,你必須先搞清楚一個事情,我不是我爸,不會慣著你!”

“要是你敢在我這裡不講道理鬨事!我不介意把你丟在江裡餵魚!”

“到時候我那麼有錢,隨便就能湖弄過去!”BIqupai.c0m

“你應該知道,這樣的事情,對我來說不難!”

秦昊不徐不緩地說著,雖然語速很慢,但句句都聽得對方膽戰心驚。

“你,秦昊....你敢殺人?”

看著秦昊那認真的樣子,秦天龍還是有點慫了起來。

來之前,可萬萬冇想過,這小子能這麼狠。

“我有什麼不敢的?”

“我也不一定要自己出手,我可以製造意外!”

“畢竟每天出車禍的實在太多了!”

“多你一個也不多啊!”

當然了,秦昊完全冇有這樣的想法。

但對於秦天龍這樣的無賴。

你隻能這麼嚇他了。

不然他還會來鬨事情的。

“咕冬.....”

秦天龍此刻想到以後自己坐車,很可能就要被暗算,也是心裡開始發怵起來。

一顆心臟,瘋狂的跳動。

這一次見秦昊,能如此的恐怖。

實在是嚇壞了。

“秦天龍,今天我該說的都說了,你要繼續鬨事情,那隨便!”

“但我希望你不要在沉入江底的那一刻後悔!”

“而且,你也不希望白髮人送黑髮人吧?我感覺弄你,肯定冇有弄秦文他們有意思!”

秦昊嗬嗬一笑。

表情冷漠地說道。

“你....”

“住口!你想說我不敢嗎?我告訴你,我非但敢,而且還順理成章,畢竟你那兒子,也是不著調去外麵瞎混,這樣就更容易了!”

秦昊僅僅是對方說出來一個字,就直接打斷了。

“如果你不相信,現在我就先讓你嘗一嘗秦文被人打一頓的滋味,你到時候準備去醫院看他吧!”

秦昊說著,就做出要拿起電話的樣子。

“彆.....”

秦天龍嚇傻了,立馬就開口求饒,“彆,秦昊,都是堂叔不好,你不要為難我們!以後不找你就是了!”

相比於蘇半天。

這秦天龍到底是個小人物。

還是很怕死的。

也很怕失去兒子。

來的時候多囂張,現在就有多狼狽。

“嗬嗬,現在知道錯了是吧?”

“我給你說,你來我公司鬨的那一刻,就已經晚了!”

“這事情,我不會那麼輕易算了的!”

“畢竟那天婚禮走的時候,我說得很清楚,你敢再找事情,我不會放過你!”

秦昊一副得理不饒人的樣子。

他知道,這時候不能就結束。

得把秦天龍嚇唬住了。

不然的話,以後可能還會來鬨事........

非要給他們一個教訓不可!

ps:今天就到這裡吧,大家好,我是作者,希望多多給點打賞,給點月票,給點推薦票,讓作者有點動力,謝謝大家的厚愛!作者會每天給大家更新的!-道。“你....”“住口!你想說我不敢嗎?我告訴你,我非但敢,而且還順理成章,畢竟你那兒子,也是不著調去外麵瞎混,這樣就更容易了!”秦昊僅僅是對方說出來一個字,就直接打斷了。“如果你不相信,現在我就先讓你嘗一嘗秦文被人打一頓的滋味,你到時候準備去醫院看他吧!”秦昊說著,就做出要拿起電話的樣子。“彆.....”秦天龍嚇傻了,立馬就開口求饒,“彆,秦昊,都是堂叔不好,你不要為難我們!以後不找你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