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淚痣耶 作品

婚約

    

揉著太陽穴,纔有空拿起手機。看到了致凜的資訊:【節目組官宣陣容,上熱搜了,還有轉發。】隨後就是一張熱搜圖片:#流浪旅行記官宣陣容##流浪旅行記搞事##流浪旅行記燕琛談瀝青#談瀝青點開微博,順手轉發節目組的帖子。然後百無聊賴刷著評論區。談露露:【不是這燕琛蹭熱度不知道羞恥嗎?】快樂開心大母猴:【樓上讚同,對燕琛雷轉更雷。】你知道的我喜歡燕琛:【不是樓上,我家哥哥招你惹你了?麵癱哥蹭熱度反倒還倒打一耙...-

清晨的朝陽漸漸升起,透過窗簾撒下一縷晨光。

談瀝青被強烈的亮光刺醒,揉了揉乾燥的雙眼。

隨後輕輕地抬起眼簾,眼前的就是這樣一幕。

他的死對頭燕琛正躺在他的身邊,額頭上的細碎髮絲淩亂無序,看起來比平常少了一些銳利的感覺。

往下看,倆人一覽無餘,白皙的皮膚也襯得身上的那幾點格外刺眼。

小青蛇使勁揉眼睛,把眼睛揉紅了祝衍這隻狐狸仔還是在原封不動地在他身邊側躺著。

談瀝青不信邪的又去揉。

介時,一隻骨節分明的大手把談瀝青的手輕輕拍開。

談瀝青看向旁邊,原來是煩人的狐狸仔醒了。

狐狸仔壞笑道:“喂,小青蛇,可彆揉了,在揉你可就比不上我了,也對就你這個樣子根本帥狐冇法比。”說完燕琛自豪的閉上雙眼。

“……管好你自己狐狸仔,還有彆叫我小青蛇。”

“這是愛稱,你個死板小青蛇,你不還是叫我狐狸仔的嘛,怎麼你叫就不允許我叫?你叫住海邊啊。”

“滾開。”

談瀝青正懊惱為什麼要跟這種傻子爭論?

俗話說得好:放下助人情節,尊重他人命運。像燕琛這種七竅隻通了六竅的人還是彆費口舌。

燕琛突然想到什麼,猛地睜開雙眼,隨後看向談瀝青疑惑發問:“不是等一下,你咋子這兒?”

不等談瀝青回話,緊緊抱住自己的身體。

鑒定成功,傻子。

驀然,一道柔和的女聲響起:“阿琛?你醒了嗎?媽媽和常阿姨找你說點事。”

燕琛聽見敲門的聲音時,立馬把談瀝青拉起來,順勢栽倒在地上,聲音急切:“快!快躲起來!”

燕琛扶著腰,在地上隨便找了一條褲子邊套邊說:“找個地方躲起來!”

又隨機拿了一件黑體恤,邊穿邊四處張望著。

鎖定位置後,不等談瀝青思考就把抱到窗簾後麵,比一個噤聲的手勢。

談瀝青輕輕撩開窗簾的一邊,觀察外麵的動向。

燕琛邁著大步走到門口,強壯鎮定地去開門。

跟前,站著兩個女人。

站著前頭的是燕琛的母親顏瑞,是隻白狐,在身後邊兒跟著的名叫常杏,談瀝青繼母。

燕琛露出半永久假笑,用手擦了擦涔涔往外冒的冷汗。

顏瑞臉上掛著笑走進門道:“阿琛,怎麼這麼晚纔開門啊,我和你常阿姨跟你聊點事。”

燕琛搔搔頭道:“剛起,剛……”

不等燕琛把話說完,常杏蹙眉道:“等等,這裡怎麼有瀝青的味道?他在你房間嗎?”

話落,燕琛瞳孔地震!吞吞吐吐道:“不…不會吧,常阿姨應該是聞錯了。”

蛇的嗅覺還真是異常靈敏啊,燕琛這樣想。

“不,不會聞錯,我敢肯定這就是瀝青的味道。”常杏自顧自的說著,隨後緩慢走向瀝青躲藏的方向。

躲在窗簾後邊的瀝青急忙放下窗簾,趕緊變回原形,藏到一個墨綠色行李箱的後麵。

看著常杏一步一步走來,有種恐怖片即視感。

燕琛奔過來為時已晚。

“歘拉”一聲,窗簾被拉開了。

雖然,藏得很隱蔽,但是氣味還是瞞不住的。

常杏把行李箱推開,一把抓起變回原型的談瀝青。

燕琛剛想開口,被顏瑞打斷。

顏瑞猛的拽住燕琛的衣袖,用讓人發毛的神情看著燕琛。

就這樣僵持一兩分鐘,常杏放下談瀝青率先開口:“行了,你們兩個好好想一下,在跟我們說。”

不久,認真思考過的二人邁著小碎步走到正在氣頭上的兩位母親前。

常杏冇有說什麼,勾勾手示意讓他們倆走近些。

兩人對視一眼,聽話的向前邁進一步。

顏瑞拿起茶幾上的杯子,小抿一口:“怎麼回事,不許撒謊。”

沉默片刻,燕琛硬著頭皮道:“可能是昨晚喝多了,然後這樣那樣,就這樣了……”說到最後聲音愈發變小。

談瀝青也跟著小聲附和。

聽到這話,顏瑞一口陳年老血夾雜著茶噴了出來。

“什麼??!”顏瑞從茶幾上抽了張紙:“你們說什麼????!”

常杏按住顏瑞,連聲道:“唉唉唉唉唉,反正都這樣了,那這事……”

“事已至此,隻能這樣了”顏瑞歎口氣道。

“你們的祖輩定下婚約,如今你們這個樣子,這個婚約也該實施了。”

燕琛與談瀝青互看一眼,隨後猛的睜大雙眼。

異口同聲道:“啥?婚約????”

常杏酌口茶,點頭。

放下茶杯,從包裡拿出一張破舊不堪的紙。

站著的二人湊近一看。

還真他喵是婚約,白紙黑字寫在上邊。

燕琛口吃反駁:“這…這是祖輩的事了,而且我們是男的……”

談瀝青點頭如搗蒜。

常杏看著他們,指著破紙道:“彆狡辯,三天後民政局。”

話落,倆位母親頭也不回走了,非常瀟灑。

隻留他們倆個風中淩亂。

三天後,天氣晴,一輛黑色保姆車內。

“所以還是來了……”談瀝青坐在車坐上自言自語。

燕琛拿起咖啡歎氣道:“母命難為,我可不想被我媽打殘。”隨後小嘬一口咖啡。

“?顏阿姨嗎?”

“不然?”

“顏阿姨不像這種人。”

“小青蛇還是太年輕。”燕琛搖搖頭

談瀝青反駁:“大五歲而已,彆裝成這種我看不慣的樣子,狐狸仔。”

“大五歲,也是大。”燕琛又壞笑道:“叫聲哥哥聽聽。”

談瀝青聽到這油膩至極的話,不由得皺起眉頭,離遠些,雙下巴也擠出了一點。

“瘋子。”無語到實在不知道說什麼最後也隻吐出一個詞。

忽然,燕琛按住他的後腦勺,另一隻手禁錮住談瀝青的雙手。

無法動彈的小青蛇,瞪大雙眼,接受命運的審判。但正要吻上去時。

司機李達停下車畢恭畢敬道:“琛哥,到了。”

聽到聲音,滿是不捨的鬆開了呆呆的小青蛇。

燕琛瞥了眼司機,挑眉:“到了?”

“嗯,到了,琛哥捂嚴實點,彆被狗仔拍到。”又轉頭看向臉紅紅的小蛇:“瀝青哥也是。”

談瀝青垂下眼,嗯了一聲。

下車後,被捉弄的小蛇妖走的意外快,燕琛追上來,抓住手腕順勢摟住談瀝青的肩,摟的很緊。

瀝青見掙脫不開懟道:“燕琛你乾什麼?”

燕琛滿臉若無其事的樣子道:“你的眼睛是乾嘛用的?”

又補了一句:“哎,領證多美好,可惜是和你,想想就心慌。”故作痛心地捶胸。

被摟在懷裡的談瀝青停下來,直接給燕琛一肘擊,頭也不回地走了。

被突然襲擊的燕琛吃痛的蹲下來,摁住肚子,心想這小蛇妖力氣咋這麼大,打人死疼死疼的。

鐵打的過程,流水的人。

領證的過程很漫長,工作人員表示頭一回見領證把不高興寫在臉上的兩位新人。

坐回車子,因為無聊燕琛左瞧瞧右看看,又想纏著談瀝青問一些很傻蛋的問題。

“哎,小青蛇你知道……”

“不知道,無聊自己睡會。”

燕琛剩下一半話生生給嚥了回去,撇撇嘴,拄著腦袋眯一小會。

全程兩人一句話冇說。

過了差不多半小時,在一座富麗堂皇的彆墅前停了車,談瀝青迅速打開車門,小跑到自己家門口。

燕琛睜開一隻眼,視線緊跟著談瀝青,不由得笑起來。

李達看著燕琛這幅癡情樣不由打趣道:“琛哥咋看著瀝青哥就笑得這麼開心啊,還有新婚快樂啊。”

聽到這話後,燕琛立馬收回笑容,被戳穿後惱羞成怒道:“管好你自己,我是因為他走了才笑的怎麼開心的。”

李達笑笑冇說話想,自己喜歡還嘴硬且最毒,要不是婚約費老大鼻子勁也就牽個手。

推開門,換上一雙拖鞋,然後談瀝青疲憊地栽倒在床上。

“叮鈴鈴鈴——”談瀝青抬頭拿起手機,接通電話。

【喂,凜哥什麼事?】

【瀝青,領證的事辦好了吧?】

【嗯嗯辦好了,凜哥】

【最近有檔綜藝想著找你,叫《流浪旅行記》】

《流浪旅行記》一款生活類慢綜,主要就是嘉賓旅行感受當地的風土人情,還因為豪華陣容,播到五季。

【凜哥冇有彆……】

【瀝青這檔綜藝口碑一直很好,我知道你跟那個燕琛合不來,但抵不住導演搞事,如果接了,肯定會很圈粉的。】

【……好。】

【好,瀝青我去跟導演說。】

“嘟嘟嘟——”電話掛斷後,談瀝青放下手機,鑽到被窩裡,準備睡一覺來緩解這兩天發生的事。

淩晨兩點多,又是一通電話。

有起床氣的談瀝青煩躁不堪,拿起電話撥通語氣非常不好:【喂?】

致凜聽出談瀝青的煩躁,語氣和緩::【瀝青,導演說五點半去機場拍先導片,現在收拾去機場,有專車接你。】

談瀝青欻得坐起來,但眼睛還是閉著的:【好好】

隨後掛斷電話,雖因為睡得正香時被打斷,但還是乖乖去收拾行李了。

收拾好後,車已經在門口等候多時了。

坐上車後,談瀝青揉著太陽穴,纔有空拿起手機。

看到了致凜的資訊:【節目組官宣陣容,上熱搜了,還有轉發。】

隨後就是一張熱搜圖片:

#流浪旅行記官宣陣容##流浪旅行記搞事##流浪旅行記燕琛談瀝青#

談瀝青點開微博,順手轉發節目組的帖子。

然後百無聊賴刷著評論區。

談露露:【不是這燕琛蹭熱度不知道羞恥嗎?】

快樂開心大母猴:【樓上讚同,對燕琛雷轉更雷。】

你知道的我喜歡燕琛:【不是樓上,我家哥哥招你惹你了?麵癱哥蹭熱度反倒還倒打一耙?不知羞恥。】

小曲睡不著:【路人,感覺燕琛和談瀝青挺有cp感的……】

這種言論自然是遭到了兩家粉絲的全攻。

因為罵得過於臟,談瀝青冇在看,開始無聊刷視頻。

司機停下車磕巴道:“瀝…瀝青哥,到…到了,注意…意安全。”

談瀝青點點頭道:“嗯嗯,你也是。”說完後打開車門。

下車後,外麵傳來了一陣連續的尖叫聲:“啊啊啊啊啊!青青寶寶!看看我!!!”

-白狐,在身後邊兒跟著的名叫常杏,談瀝青繼母。燕琛露出半永久假笑,用手擦了擦涔涔往外冒的冷汗。顏瑞臉上掛著笑走進門道:“阿琛,怎麼這麼晚纔開門啊,我和你常阿姨跟你聊點事。”燕琛搔搔頭道:“剛起,剛……”不等燕琛把話說完,常杏蹙眉道:“等等,這裡怎麼有瀝青的味道?他在你房間嗎?”話落,燕琛瞳孔地震!吞吞吐吐道:“不…不會吧,常阿姨應該是聞錯了。”蛇的嗅覺還真是異常靈敏啊,燕琛這樣想。“不,不會聞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