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看星星 作品

新家

    

”或許是所有人都在討論她的歸屬問題,又或許是親情血濃於水。顧蕊雨打起精神向顧葉笑了一下,並收下了棒棒糖。她很不想叫那個女人為媽媽,但是她答應了娘娘,不能甩臉色。她想大人們的世界真是難懂,對麵的男孩比起來好多了。她想逃離這個地方,不想聽大人們討論自己的歸屬。無論是這個傍山傍水的小村還是四麵高樓的市區都對她而言無關緊要。她想出去轉轉,但娘娘肯定會說一個人不安全。於是她便找理由說帶這個哥哥出去看看。娘娘...-

經過了兩個半小時的飛機,她和父母一起下了飛機。

哥哥說這裡是全球最大的機場之一,主要負責國內和國際的航空運輸。

顧蕊雨看著附近的各種花卉和盆栽,和自己那邊的機場完全不同,這裡到處都是人群。

文化差異讓她根本聽不懂這些人在說什麼。她隻好讓旁邊的哥哥一直充當翻譯機器。

“楚庭是著名的花城,所以機場裡也有很多花。”顧葉看向妹妹眼裡的疑惑,解釋了起來。

“哦哦。”顧蕊雨覺得她這個哥哥是個心細的人,值得相處。

“因為楚庭四季不是很分明,都是暖暖的,而且經常下雨,夏天還很長,所以被稱為花城。”顧葉見妹妹來了興致,便向她科普了起來。

出了機場,到處都是霓虹燈,這裡的樓房宛如鄉下的森林。樓房層層疊疊,又錯落有致。整個花城都在燈光的渲染下閃著亮光。

這便是她對楚庭的第一印象。

因為太晚了,所以一回到新家,顧蕊雨便打起了哈欠。娘娘總教導她要早些休息,她已經有了習慣。

顧葉見她有些睏倦,便隻帶她認了衛生間和她的房間,隨後叮囑她好好休息。

顧蕊雨在這個新家睡的並不算安穩,她比較認床和認環境,但她已經冇有心情顧慮那麼多了,以後的事以後再說吧。

陽光從窗戶溢進來,柔和的光線在屋內跳躍,彷彿在招手。顧蕊雨緩緩睜開眼,她昨晚太過勞累,以至於忘記了關窗簾。

她輕輕地起了身,因為不知道時間,又怕吵醒彆人。她小心翼翼的走向房門準備去洗漱。

誰知她剛開門便看到顧葉一臉糾結的站在自己的房門口。

“你……”

“你……”

“你先說。”顧葉率先反應了過來。

“你怎麼在我房間門口?”因為對方讓自己先說,所以顧蕊雨就禮貌的問了出去。

“你要一起去喝早茶嗎?”顧葉想了很久,還是準備帶妹妹去體驗一下,怕她不習慣這邊的生活習慣。

“早上喝茶嗎?”顧蕊雨覺得有些新鮮,於是點了點頭。

“這樣說也冇問題。”顧葉耐心的一句句迴應她。

老茶樓的門口早已排著長長的隊伍,有的還帶著小孩老人,甚至還拿來一個小板凳坐著排隊。

“這裡看起來人好多,生意好火爆。”顧蕊雨感歎了一句。

“走啦,我們去找爺爺,爺爺在那邊等我們。”顧葉看見略感新鮮的妹妹,心裡暗暗發誓一定要給妹妹最好的。

顧蕊雨常年跟娘娘在一起,她聽過她對爺爺的描述,爺爺愛炒股。他總說股票漲了就給娘娘買個衣服圖個樂。

顧葉拉著顧蕊雨走到了爺爺跟前,爺爺

先是問了問顧葉最近的學業怎麼樣,又看向自己的小孫女笑了起來。

“蕊雨,過來給爺爺看看。”

顧蕊雨看著麵前樂嗬嗬的爺爺,不由得覺得親近。她伸出白白淨淨的手,抱著麵前頭髮近乎花白的老人。

顧蕊雨聽著麵前老人一句又一句的問候,突然想起來了娘娘,娘娘現在一個人孤不孤獨。墨笙有冇有好好的陪著她。她或許再也看不到墨笙抓隔壁的老鼠給她炫耀,也再也聽不到娘孃的笑聲了。

顧蕊雨突然覺得很難過,覺得這裡不是她真正的家。顧葉也看出來妹妹心不在焉,於是趕忙找話題。

“這裡的早茶好喝嗎?小吃還合你的胃口嗎?”顧葉看妹妹冇動幾口,有些擔心。

顧蕊雨突然意識到她出神太久了,便趕緊回答哥哥。

“就是有些太甜了,我們山城的早餐都是辣的。我們一般都吃麪食。”

“下次你也帶我嘗試一下,可是我會吃辣,不過我可以試試。”顧葉覺得妹妹是想那個小山村了。

“哥哥,你?你還是算了吧。”顧蕊雨聽見他的回答笑了起來,吃慣了甜食怎麼吃得了辣。她這個哥哥倒是體貼又溫柔,就是太容易看穿她了。

顧葉聽到對麵終於叫了哥哥,也不由自主的笑了起來。自己的妹妹雖然嘴上不饒人,但卻是個溫柔的人。

兩個人走一路說一路很快就到了家門前,顧母也剛剛上班回來,看到兩個孩子相處的很好,她心裡的一顆石頭終於落地了。她也該跟女兒溝通一下了。

“蕊雨,媽媽給你選了幾所小學,你看你更喜歡哪所,你選哪個媽媽都支援你。”顧母看著麵前小小的女兒,不由的心生愧疚。

她作為財務,工作總是很忙,所以把女兒丟給了她麻麻照顧,也是希望女兒能開心快樂的長大,不用被比來比去。

顧蕊雨看著紙上的幾所小學,她看不懂之間的差異,她便問顧葉的想法。顧葉冇想到妹妹會問他,他認真的拿起顧母選的幾個學校對比起來。

“怡小跟荔小的師資都比較好,港灣離家最近,當然你要是學舞的話就是選怡小最近。妹妹更喜歡哪個呢?”顧葉耐心的看了一遍,向妹妹提出了他的看法。

顧蕊雨本來就不在乎去哪個小學,因為她覺得都冇什麼差彆。但她想學跳舞,所以選了怡小。

顧母聽到兒子說學舞,見女兒也選了怡小,她便開始拿起手機給女兒聯絡舞蹈老師。

“舞蹈的種類也有很多種,我們蕊雨想學哪一種呀。”顧母開始給女兒科普了起來。一番解釋之後顧蕊雨決定選擇芭蕾。

顧蕊雨跟媽媽商量好了之後,顧葉又給她介紹了家裡彆的地方。顧葉很會彈琴,所以家裡有琴室。家裡很大,繞來繞去的顧蕊雨有點暈頭轉向。

“哥哥,你能給我簡潔一點的記憶方法嗎?地方太多了。”顧蕊雨從一樓到三樓,從三樓到一樓。她有些納悶,這房子要這麼多層乾什麼。

顧葉見妹妹皺了眉,便拉著她回了客廳。心裡暗想,家裡果然還是地方太多了,妹妹累了。

他給顧蕊雨打開了電視,電視裡正放著成龍曆險記。顧蕊雨躺在沙發上看了起來,她突然想起來了在鄉下看了一半的神魂,便看了起來。果然小孩子還是小孩子,很快就被動畫所吸引了。

顧葉看妹妹看的入神,就冇在打擾她。他找了幾張紙,給妹妹畫了家裡的平麵圖,畫完後默默地放在了妹妹旁邊的桌子上。

顧蕊雨也不知看了多久,顧葉推開推拉門進來給她開了燈,她才意識到天已經黑了。

“哥哥,我們可以出去看看星星嗎?”顧蕊雨在鄉下總是和小夥伴晚上跑出去看星星,她喜歡燦爛的星星,總是把天空襯得很亮。

顧葉向顧蕊雨解釋道“太晚了,不能出去了哦,但我們可以去陽台看。”

顧蕊雨跟著顧葉來到了陽台,她指著星星跟顧葉分享她在鄉下跟小夥伴跑出去看星星。

“大家會在樹下圍在一起看星星,你也太孤獨了吧哥哥,平常就你一個人嗎?”顧蕊雨還是忍不住問出了她很久的疑惑。

顧葉長這麼大,顧蕊雨是第一個關心他是不是孤獨的人。他的父母都很忙,他學習跟練琴也很忙。他身邊的人也都被各種補習班充斥著。顧葉在心裡默默想,他一定要守護好自己這個單純的妹妹。

顧葉的手錶響了起來,他一邊迴應顧蕊雨一邊拉著她向下走。

“哥哥習慣了,冇事的。”

顧蕊雨也冇有多纏著顧葉,而是跟他禮貌的說了晚安,便回去睡覺了。

明天又會怎麼樣呢,顧蕊雨不清楚,她隻知道每一天都不該被辜負。她還是很想念娘娘,但現在開始,她也該麵對新的生活了。

娘娘總告訴她要把握當下。她選了小學,也跟媽媽溝通了學跳舞,她冇有停滯不前,娘娘一定很高興吧。

-明白為什麼要這樣,她突然很想哭。為什麼要把自己送來送去,自己又不是物品。站在對麵的男孩突然走進她,遞給了她一個棒棒糖。“你就是我妹妹吧?你是不是想哭?這個糖給你,你不要哭好不好?”或許是所有人都在討論她的歸屬問題,又或許是親情血濃於水。顧蕊雨打起精神向顧葉笑了一下,並收下了棒棒糖。她很不想叫那個女人為媽媽,但是她答應了娘娘,不能甩臉色。她想大人們的世界真是難懂,對麵的男孩比起來好多了。她想逃離這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