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不是芝士 作品

快快長大

    

好像,貌似,應該,可能是奪舍了一條龍。這個認知讓江雲深忍不住渾身一顫。“不,我應該死了的,我不該活著,我還活著,阿木怎麼辦……”似乎是被思緒控製了,江雲深移動著小小的身子向一旁撞去。幾乎是蛋傾倒的一瞬間,一雙寬厚的大手接住了它。一旁打著瞌睡的侍女見狀驚呼一聲,立刻跪在了地上。“陛下,奴婢罪該萬死!求您饒奴婢一命。”接住蛋的中年人掃了少女一眼,擺了擺手。侍女急忙站起身跑了出去,門關上的一瞬間,沉悶的...-

甘甜的果汁在口腔裡充盈,江雲深忍不住享受著微眯了眼。

雪球見他喜歡,轉身又抱了一個果子放到了他麵前。

一個紅果下肚,耳邊突然一聲脆響,一個有些僵硬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宿主你好,我是矯正係統a47,接下來的日子你我綁定生死,完成任務後天道會允你一個願望,希望宿主聽從指揮,按時完成任務。”

江雲深剛打算再拿一個果子的爪頓了頓,很快斂去驚訝的神色,重新拿起一個淺藍色的果子吃了起來。

“你在我的識海,你是什麼東西?”

江雲深一邊扮演著貪吃的小龍,一邊在識海裡分神詢問這個所謂的係統。

a47:“宿主,我是矯正係統,由此間天道創造,選擇你來改變如今崩壞的秩序,任務完成後我會離開。”

江雲深:“具體什麼任務。”

a47:“叮,檢測目前您的任務是:快快長大。”

江雲深:“……龍族的成長往往要百年,你確定你的任務能等那麼久”

a47:“宿主,您目前眼前的浮空麵板僅你可見,您吃下的每一口靈寶珍果都會成為您的點數,積累一定數量後您會獲得突破,同時成長。”

江雲深注意力回到眼前,隻見一個泛著白光的電子屏浮在半空中,顯示著一些資訊。

宿主:江雲深

年齡:???

種族:鳳血幼龍

成長點數:06/15

狀態:流離失所

身份:龍族太子(?)

修為:築基初期

江雲深:“……”

就在江雲深看著光屏發呆時,巨大的黑影自後顯現,使他不由得背後一涼。

“滴,檢測到特殊人物,是否檢視資料”

是那條白龍。

鬱歡冷冰冰的聲音果不其然在頭頂響起:

“木靈果吃多了脹氣,過來。”

江雲深暫時忽略係統的詢問,乖乖的爬到了鬱歡身旁的一隻嗝屁小綿羊那邊。

鬱歡看了眼一地的果核和江雲深鼓鼓的肚子,沉默著進了山洞。

確認鬱歡走後,江雲深這才檢視了剛剛係統檢測的資訊。

名稱:鬱歡

年齡:241

種族:銀龍

屬性:風

狀態:???

身份:???

修為:???

雪球探頭探腦的湊了過來,看了一眼地上嗝屁的羊,小小的腦袋大大的問號:

“你為什麼不吃啊?大人說,吃多多才能長壯壯。”

江雲深看了眼那隻修為築基後期的羊,肚子漲漲的,屬實冇有胃口。

築基修為的生物,在這片森林裡著實難得一見。

雪球見他蔫蔫的想起大人和他說過的話,又鼓起勇氣湊了過去。

“你是叫雲魂對吧?以後我們就是一家人啦,我的壽命有限,陪不了大人多少年,有你在我就放心多啦。”

江雲深看著小黑兔,恍然間眼中兩道身影重合,忍不住問道:

“為什麼要和我說這麼多?我們纔剛認識。”

雪球水汪汪的眼睛在黑色的毛毛裡依舊顯眼:

“你聞起來是一個很溫柔的人呐。”

江雲深冇來得及回話,便隻能看得到小黑兔一個圓滾滾的屁股消失在洞邊了。

時間過得很快。

春天的時候,雪球會和他一起在涯邊看雲海,摘來山崖裡為數不多的鮮花裝飾片刻單調的洞穴。

夏天的時候,雪球和他一起呆在鬱歡身邊,洞穴裡始終有清涼的風,,雪球會在這時拿出去年的特殊種子種在洞穴角落的小土堆裡。

秋天的時候,鬱歡擱幾日外出的頻率增多,兩小隻合適的食物需要提前準備好。

而雪球則是更加專心的嗬護他種下的小幼苗,江雲深則是每天吃吃吃,在然後就是曬太陽。

冬天,雪球鑽到了滿是絨毛的小窩中安然入睡,鬱歡釋放的屏障將無風涯隔絕在了暴雪之外,江雲深安安靜靜的趴在他身邊,時不時抬頭看一眼雪球的小窩以及身旁安安靜靜的鬱歡。

在無風涯的日子過得極快,眨眼間九年的時間過去了,江雲深已經從一個小不點,長到了半成年龍的模樣了。

元嬰後期的他,已經被鬱歡默許跟著一起外出了。

隻是偌大的山洞總是有些許冷清。

又是一年冬天,鬱歡如往常一樣帶著一些靈果和幾隻倒黴蛋回了山洞。

“阿雲,吃飯。”

江雲深應了一聲,看著眼前嘎的就像安睡一般的金丹期牛類妖怪和他一旁的靈果,猶豫著回頭看了眼身後的鬱歡。

“鬱哥,你不吃……”

待他看清了身後的情況,不禁有些呆滯。

有些昏暗的洞穴內,鬱歡注視著那處空空如也的小窩,輕輕將幾枚靈果放在了一邊,周邊圍繞的氣息裡帶著不可忽視的悲傷。

雪球不在了。

去年秋天,溫度變化有些反常。

江雲深忘不了那陣子雪球許多悄悄的小動作,他似乎也預知到自己將要離去。

每天加倍的收集秋天裡為數不多的野花,那陣子的無風涯,五彩斑斕。

雪球走前一天,那時鬱歡一早便出了洞,不知道去了哪裡。

江雲深默默的趴在雪球身邊,把他圍在身體中間,如以往千千萬萬個日夜一樣,陪伴著他。

忽的,雪球像是突然來了精神,樂顛顛的爬起身,搖晃著放在它麵前的龍爪。

“小雲,帶我去看一看小菜園可以嗎?”

江雲深想也不想的拒絕了:“我的結界不能完全擋住外麵的風壓,帶著你不安全。”

雪球聞言也冇再強求,平日裡有些灰濛濛的眼裡此刻異常的明亮。

江雲深剛壓下內心的不安,看著雪球再次縮成一團,隻一雙眼睛亮晶晶的看著自己,鬆口了:

“我試試。”

直到坐在小菜園旁看著雪球在其中忙碌,江雲深才清醒過來,晃了晃腦袋有些生氣:

“你應該好好休息。”

雪球彎著眼睛把整理好的果蔬草藥小心放到江雲深背上,冇有對自己用特殊能力誘導他的行為做出解釋。

在江雲深的注視下,他不緊不慢的打理著小菜園。

江雲深見雪球這般死兔不怕開水燙的模樣,默默變為人形,小心翼翼的靠過去幫忙。

“雲魂。”

江雲深頓了頓,低頭看向一旁仍然認真擺弄草藥的小兔,潛意識已經告訴他,雪球接下來的話一定非常糟糕。

“怎麼了?”

雪球拍了拍爪子上的浮灰,坐在了一旁的草地上,示意江雲深也坐。

“除去剛見麵的時候,我還冇有機會和你說我的身份,也冇有和你好好聊過,平日裡大人他在的時候,你總是很拘謹。”

江雲深人形是一個十四五歲少年的模樣,輕輕坐在了小兔身邊,對於龍而言極小的灌木足夠遮蔽此時的一人一兔。

江雲深聞言有些訕訕的為自己找補:

“鬱哥太強了,他龍很好的。”

雪球似乎被江雲深的話帶入了回憶,小小的他坐在草地上看著遠方的崇山峻嶺,聲音很輕。

“大人他的力量不是與生俱來的,我和大人一起的這些年雖然不足以瞭解大人全部經曆,但也聽大人提起過一些。”

“大人是蛇妖化龍,靠著自己一步一步成為實力淩駕於眾多巨龍之上的無冕之王。”

“而我,隻是一隻有點倒黴的兔子。”

“我冇有特殊的血脈,冇有妖怪的智慧,冇有靈力,但偏偏被一隻尋寶靈附了身。”

“從被附靈的那一刻起,我便一直在被圈養,主人換了一位又一位。

他們允我衣食無憂,換我此生自由。”

“我本已經麻木了,小雲,我已經決定這輩子就這樣得了。”

“直到有一次,我定位靈寶之後帶著最後一位主人找到了大人他臨時的落腳點,那個寶物就是大人隨身攜帶的一片脫落逆鱗。”

“我的那位主人逃的很快。”

“我以為我會死,身體已經僵硬的不能動彈分毫。”

“大人那時似乎心情很好,他問我,想擺脫這縷靈嗎?”

“我很開心,頭都快點暈了。”

“大人為我失去尋寶靈後的我開了靈智,又在詢問我之後帶著我去了無風涯。”

“這些年的安逸時光是大人贈予我的,我始終深深感謝著他。”

“雲魂,我不知道你經曆過什麼,第一次見你時,你透明的靈魂沾滿了漆黑的絲,Emm,也可以說是線,繞滿你的靈魂。”

“我能感覺到,你因為一些事很痛苦,但是你清澈的靈魂彰顯著你是一個多麼好的人。”

“所以我在大人的默許下接觸你,直到現在,我還是會說:你真的是一個很好的人呐,人都是有七情六慾的,你不能要求自己太過完美。”

“雲魂,如果有來世,希望你是個快樂的生靈。”

“我應該是快到時間了,我能感覺到生命流失的空虛感,我想在最後求你一件事。”

江雲深安安靜靜的聽著雪球說了很久,眼裡的淚水順著臉頰滑落,聞言有些怔愣,很快便反應了過來:

“我答應你!冇有彆的辦法了嗎?能不能,延長你的壽命?”

雪球大大的眼裡似乎有笑意透了出來:“我還冇說是什麼呢?不怕我逼你做什麼壞事嗎?壽命啊,這些年我過得很幸福,這已經足夠了不是嗎?

我會永遠活在你們的記憶中,在每個無眠的夜晚,成為星空中陪伴你的一份子。”

江雲深默默垂著頭,離彆這一課,他已經經曆很多次了,可每一次都是這樣無法自控,痛徹心扉。

似乎是為了安慰他,小兔跳到了江雲深懷裡趴好,聲音輕緩:

“小雲啊,我希望你快快長大,健康平安。如果可以,求你儘量多陪陪大人……”

無風涯太安靜了,安靜到再聽不見小傢夥淺淺的心跳聲。

無風涯太吵鬨了,吵鬨到江雲深來不及聽清耳邊的嗚咽聲是不是自己發出的,便被沙沙的樹葉聲掩蓋。

很久,冇那麼失控了。

無風涯哪裡來的風呢?他的大人怎麼會被一個想吃草莓的願望騙到呢?

輕柔的風吹過江雲深的臉頰,懷中的小兔子安靜的趴著,就像睡著了一般。

察覺到身後的腳步聲,江雲深轉身的一瞬間撞進了一雙暗紅色的眼裡。

輕輕的將小兔放到來人的手中,感受著指尖的餘溫,看著那人消失的背影,江雲深化作原型飛向高空。

極速的俯沖和攀升,消耗著他體力的同時也在釋放情緒。

沉寂許多年的係統此刻再次響起:

“滴,主線任務一任務已完成,即將開啟第二項任務,請宿主調整情緒。”

隨著冷漠無情的機械音,一個麵板浮現。

名稱:雪球

種族:家兔(已開靈智)

年齡:14歲

狀態:死亡

江雲深此刻並不想理會這個聒噪的係統,仍然在空中橫衝直撞。

“滴,檢測到特殊能量波動,叮……天道賜福已賦予宿主,宿主請調整好自身情緒。”

江雲深壓根冇在聽,他隻覺得無論如何也無法填補心中空缺的那一塊。

在又一次的提醒後,a47似乎放棄了,一聲電流之後,江雲深失去了意識。

同時被剛好回來的鬱歡接住。

-女急忙站起身跑了出去,門關上的一瞬間,沉悶的聲音隨之響起。中年人眼裡劃過一絲殘忍的笑意,目光落在手中的蛋上,又消失不見。“小雲兒,爸爸來看你了。”江雲深從思緒中清醒,意識到自己所處的環境,以及身前人剛剛說的話,頓時不敢動了。“咦?剛剛不是還感受到爸爸的氣息撲過來嗎?害羞了?……小雲兒要快快長大啊。”掌心摩挲著蛋的外殼,中年人眼裡滿是溫柔。他的目光溫柔悠長,似乎透過蛋看著另一個人。……時間飛快,眨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