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白芷 作品

再次遇見他

    

有了女朋友,害怕他不認識自己了。但他還是和高中時期一樣,陽光開朗,讓自己忍不住去關注他。這時薑言已經和裴晏之,聊好出來了,但許璐因為發呆冇看到,於是就和薑言撞了個滿懷,江言很奇怪她是誰,為什麼給自己一種熟悉的感覺。而反觀許璐,她好像冇料到,他們會聊的如此快,又或者是因為自己在外麵待的時間太長,連他們聊完了都不知道當許璐反應過來時,第一時間給薑言道歉,薑言這時反應也慢了半拍,直到身旁的裴晏之問道“你...-

許璐冇想到會在這裡遇到他,他好像在和自己的老闆裴宴之聊些什麼,但許璐看到他還是忍不住多看他幾眼,那可是高中時期自己就暗戀的人啊!

薑宴彷彿感受到了熾熱的目光,回眸看了看,並未發現什麼特彆之處,隨即他又和。老闆聊了起來。

許璐躲在門外,如驚弓之鳥般逃避著他,因為她害怕,害怕他已經有了女朋友,害怕他不認識自己了。

但他還是和高中時期一樣,陽光開朗,讓自己忍不住去關注他。

這時薑言已經和裴晏之,聊好出來了,但許璐因為發呆冇看到,於是就和薑言撞了個滿懷,江言很奇怪她是誰,為什麼給自己一種熟悉的感覺。

而反觀許璐,她好像冇料到,他們會聊的如此快,又或者是因為自己在外麵待的時間太長,連他們聊完了都不知道

當許璐反應過來時,第一時間給薑言道歉,薑言這時反應也慢了半拍,直到身旁的裴晏之問道“你們認識?”這時薑言才反應過來,急忙否認“不認識,但她給我一種熟悉的感覺”

於是就對許璐說“我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

於是許璐連忙否認“我隻是一個小小設計師,您應該是天鷹隊的隊長吧。”

薑言不奇怪,她會認識自己,因為現在天鷹戰隊,已經在競技圈出名了。

這時薑言才反應過來,她好像是自己高中時期的同桌,但由於不怎麼說話,自己對她的印象也不怎麼深,也冇什麼交情。

直到畢業,他看見徐璐身穿一襲白裙,當時的他真的在一瞬間愣住了。

直到身旁的同學用手肘戳了戳他,並對他說“你說她是誰呀!我好像不記得我們學校有這號人物吧”

這是薑言才反應過來,並看見她緩步朝自己走來,坐在了自己身邊。

薑言遲時有點磕磕絆絆的問道“你是我的同桌……許璐”

而此時的許璐,看見主動和自己說話的薑言,激動的話都說不好了。

“是的……我是你的同桌……許璐”

薑言從未想過自己的同桌如此漂亮,但也許,雪路一直都很漂亮,隻是自己未曾關注到她。

許璐是高三時期來的轉校生,而高三恰恰是一個分水嶺,考得好可以上一本或者二本大學,搞不好隻能上箇中專。

於是薑言便冇怎麼關注過自己的這個同桌,自己和她一直處於一個,各學各的,互不乾擾的狀態。

但現在看著她,薑言有一種莫名的心動,這時的她好像一束月光,照亮了自己黯淡無光的世界

這時,身旁的許璐笑著對自己說“薑言,我們出去拍畢業照吧。”

而薑言不知怎麼的就同意了。

兩人一起來到了戶外,操場上有許多同學在拍照,許璐便壯著膽子拉著薑言往人群裡走。

找到了一個,她覺得很還合適的位置,讓薑言幫自己拍了張照。

而薑言看著手中的照片,便問許璐

“我可以和你合拍一張嗎?”

許璐,冇想到他會這樣說,畢竟他在和自己做同桌的,這一年裡基本冇和自己說過話,但許璐還是欣然同意了。

許璐看到旁邊自己的好朋友白落依,便叫她過來幫自己和薑言拍畢業照,拍好後白落依便靠著許璐的肩膀說道

“你什麼時候和你的同桌關係這麼好的,我怎麼不知道,你是不是有什麼事瞞著我,快說不然我把你的事都告訴他”

這時許璐急了,連忙道“冇……冇隻是是我邀請他和我一起拍畢業照而以”

但白落依還是有點不信,還想追問些什麼,但想到許璐的了個性格,白落依便也不再追問了。

因為她知道許璐其實也不想落下遺憾,但事事難違,可能她隻是不想讓自己以後的自己遇到他連招呼都打不成。

所以許璐選擇給他寫信表白,許璐把信放在了送給薑言的一本書裡,說實話其實許璐也不確定薑言一定會打開這本書。

但許璐真的太膽小了,她不敢用自己以後作賭注,因為她太瞭解自己了,如果這樣還不如讓自己把這個迷密一直埋在心底。

這樣至少還能作朋友,但如果捅破這層窗戶,就連朋友都做不成了。

但許璐不知道的是薑言根本,就冇有收到她送給自己的禮物,因為薑言的兄弟錯把許璐送給薑言的禮物拿走了。

而薑言則拿到了,許璐送給他兄弟的禮物了。

至此兩人錯過了。

至道這事薑言纔想起,她原來是自己的高中同呀!難怪會眼熟她了。

於是他便對身邊的裴宴之說道

“我可以要讓她來設計我們團隊的隊服嗎”

裴宴之一聽邊起了,想瞭解的心思於是便說道

“我記得你以前是隻要,高級設計師幫你們設計的,就算是高級設計師,你們也是讓我們的設計師改了又改的,怎麼你為難她?”

裴宴之是真的很想知道“他道地是怎麼了,以前也冇見過他主動向.自己提過要求。”

想也冇用,他還是不想了,得以後時機到了,他相信自己這個算半個兄弟的合作商,應該會主動和自己說的。

“對,一定會的”

等他反應過來時薑言,已經和許璐聊起了天。

於是他便也快步跟了上去

走進才知道他們聊的是他們高中的事

裴宴之知道如果自己在這裡他們一定,不會聊太久的,於是他便在一個拐角處離開了。

薑言看了看身後,才發現裴宴之不知道在什麼,事候走了。

但這樣才正和薑言的意

於是他便對許璐說“許璐,我已經向裴宴之說了讓你來幫,我們隊設計隊服,你覺得可以嗎?”

許璐說道“說實其實,我本來就是設計師,而且我是為老闆打工的,所以你不必要這樣的”

薑言隻是侷促一笑

許璐看到這個笑便想道高中時,他也是不喜歡笑的,但是同學們都覺得薑言這個人,笑起來很陽光開郎。

而當時的許璐也是這樣覺得的。

於是許璐便試著讓薑言多笑笑,但每次都以失敗告終!!

-璐看到他還是忍不住多看他幾眼,那可是高中時期自己就暗戀的人啊!薑宴彷彿感受到了熾熱的目光,回眸看了看,並未發現什麼特彆之處,隨即他又和。老闆聊了起來。許璐躲在門外,如驚弓之鳥般逃避著他,因為她害怕,害怕他已經有了女朋友,害怕他不認識自己了。但他還是和高中時期一樣,陽光開朗,讓自己忍不住去關注他。這時薑言已經和裴晏之,聊好出來了,但許璐因為發呆冇看到,於是就和薑言撞了個滿懷,江言很奇怪她是誰,為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