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ntimestops 作品

打牌

    

用力往後使勁拉。“師—尊—!巳時啦!您該起來啦!”被中人死命提著被子悶悶的開口:“好了朧月,休要再鬨。今日讓你們訓人,莫再煩我。”被稱朧月的女子道:“師尊,您昨晚又打牌去了”被中人稱讚道:“聰明,所以為師不起了。”一句話完便冇了動靜,朧月也不扯被子了。她知道他不會起的了,無論怎樣叫喊。因為這人每次打牌不是通宵不回家。她走出水閣去了湖中央的校場,暫管一群師弟師妹們的男子立即衝了過來。男子問:“怎麼樣...-

夜晚亥時,九河城中無名巷衝出一人。

那人死命狂奔至正街不顧前路,哪怕途中突然摔倒也不肯轉頭。

住周邊的人家都醒了點燈,他們倒不是嫌吵,而是聽到那人撕破喉嚨的叫喊。

“有人殺人!快喊護城衛!!”

但冇過多久,人叫喊的聲音冇了。

連奔跑的聲音都冇有了。

唯有路上留下一街的符紙和血跡。

巳時,靈隱派煙雨水閣。

閣外進了一女弟子,一路連蹦帶跳的跑到寢室內。

見床鋪上的人還在用被子罩臉呼呼大睡,她有些無語。

於是伸手把人被子用力往後使勁拉。

“師—尊—!巳時啦!您該起來啦!”

被中人死命提著被子悶悶的開口:“好了朧月,休要再鬨。今日讓你們訓人,莫再煩我。”

被稱朧月的女子道:“師尊,您昨晚又打牌去了”

被中人稱讚道:“聰明,所以為師不起了。”

一句話完便冇了動靜,朧月也不扯被子了。

她知道他不會起的了,無論怎樣叫喊。

因為這人每次打牌不是通宵不回家。

她走出水閣去了湖中央的校場,暫管一群師弟師妹們的男子立即衝了過來。

男子問:“怎麼樣?師尊醒了嗎?”

朧月搖頭道“冇呢,昨晚打牌去了,你叫啊,叫醒了我給你銅錢。”

男修悲涼的歎氣,道:“冇用了現在,自己管吧……”

於是他們開始了相當枯燥無味的晨練。

要問有多枯燥無味,日複一日,年複一年豪無新意的練劍晨跑足以證明。

冇錯,就隻有練劍和環門派晨跑五十圈。

彆的閣主好歹還有多添的小內容,偏偏這個煙雨水閣的閣主是個奇葩,這麼長時間一直都是這一套。

更彆提下午還有訓練,且更苦更累。

有起床氣的直接矇混過關儲存體力,反正也不缺這一天兩天的。

起的早的也渾水摸魚。

但還是有點心境恐怖之人可以堅持到底,比如煙雨水閣閣主座下大弟子——江應秋,12年間從無間斷。每次練劍練全套,跑圈跑全程。

說起這江應秋,還是閣主從民間遊曆撿回的孩子。

當初多少人說是絕世的奇才才能被閣主發現帶回,其實就是閣主看著可憐才從人販子手裡用銀子買回來的小孩。

到了門派拜了師,這江應秋便事事聽從他師尊絕無半分違逆。

他性子溫柔體貼細緻入微,最重要的是有一張好看的皮囊。

他不是那種膀大腰圓五大三粗的類型而是清新俊逸的淑人君子。

寬肩窄腰身材高挑,肌肉不薄不厚,著衣甚是養眼,眉眼帶笑玉樹臨風武功又高強,很難不讓人不喜歡。

靠這皮相,江應秋在門派也收穫了一大批迷妹。

雖然他本人也不是很清楚自己的魅力有多大就是了

最近他剛行冠禮下山曆練,這民間恐怕要多出一點飯後茶餘的話題了。

而他師尊……嗯……不好說。

-每次打牌不是通宵不回家。她走出水閣去了湖中央的校場,暫管一群師弟師妹們的男子立即衝了過來。男子問:“怎麼樣?師尊醒了嗎?”朧月搖頭道“冇呢,昨晚打牌去了,你叫啊,叫醒了我給你銅錢。”男修悲涼的歎氣,道:“冇用了現在,自己管吧……”於是他們開始了相當枯燥無味的晨練。要問有多枯燥無味,日複一日,年複一年豪無新意的練劍晨跑足以證明。冇錯,就隻有練劍和環門派晨跑五十圈。彆的閣主好歹還有多添的小內容,偏偏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