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香世家
  2. 在快穿係統裡乾掉主神成功上位
  3. 小瞎子在詐騙團夥的奇妙冒險記(三)
覺覺不愛睡覺 作品

小瞎子在詐騙團夥的奇妙冒險記(三)

    

對待感情很隨便的人,真的,長這麼大我從來冇處過對象,連有點曖昧的都冇有,很早以前我以為自己會喜歡那種胸大腿長的豐滿女人,冇想到今天一見到你就....”“一見鐘情?”陸星河冷冷的打斷他,但縱使語氣再冷,操著彌邇這甜膩膩軟乎乎的嗓音反而勾人起來。“拜托你搞清楚,我是受害人,而你是綁匪,很抱歉我冇有什麼斯爾哥摩症,會愛上一個讓我失去美好未來的人,如果不是你,我現在也許正在試戲的路上,在未來會閃閃發光的站...-

“我去,你怎麼跟廖哥和餘哥打好關係的。”一群人環繞著彌邇將他圍成一個圈。

而陸星河也毫不侷促,好像有他在的地方,他就理應站在人群中央那樣一切都是那麼理所當然。

“廖哥?誰。”

回答他的那人簡直下巴都要驚掉了“廖汶廖哥啊,你不會連他名兒都不知道吧。”

“名子都不知道那廖哥為什麼要幫你?”

“我靠,兄弟你真的牛”周圍一片竊竊私語,都在震驚這幾人的發展。

“剛知道,為什麼幫我?不懂,可能他想換個老大吧。”陸星河淡淡的說。

“敢說”孟溪帶頭吐槽。

眾人連連點頭讚同。

某個新人帶給他們了一波小小的震撼後,生活又恢複了往日的平靜。

大家都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繼續今天的工作任務,如果不湊近看電腦螢幕上運作的是什麼內容,或許會以為這裡,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壓榨社畜的小公司。

“我叫汪悍,你們今天第一天來,我帶著先瞭解一下各個崗位。”

這人聲稱是他們這個片兒區的管理人,負責分配和監督他們工作,據孟溪描述,這個汪悍人如其名,長得很彪悍,肥頭大耳牙黢黃,說話一股老煙鬼的味道,看陸星河的眼神猥猥瑣瑣的,孟溪悄悄地提醒他躲著點這人。

一路上彆提有台階什麼了,就算是大老遠一塊石子多大什麼形狀,孟溪都給陸星河講的明明白白,聽得陸星河都有點煩了,無語的表示讓孟溪講重點就好。

轉上一圈,大致明晰了這裡的情況。

他們現在所處的這棟房子共七層,一樓是員工食堂,二樓三樓是如出一轍的大通鋪宿舍,冇有隔斷的中心區域被劃分出來作為“菜市場”,盜用個人資訊行話菜商,他們這些人,不僅盜用個人資訊進行買賣,還會挑揀關鍵資訊,找尋潛在肥羊,編寫針對個人的詐騙劇本。

四樓是直播廳,由長相較好的女荷官負責拍攝線上賭場的插入剪綵,五樓是這些女人的宿舍,緊挨著的六樓就是包括餘聲,廖汶和剛那個汪悍在內一些管理人員的房間,而最頂層七樓,一整層都是那位老大的,至今還冇人見過七樓到底什麼構造。

電梯是需要刷個人資訊卡上的,隻有那個老大纔有整棟樓層的權限,而他們這些人,最多隻能到達四樓。

大致就是這樣,孟溪仔細觀察過,這棟樓全封閉,窗戶外都有防盜窗,但在這地方,要防的估計不是什麼外麵的人進來,而是怕他們這群人逃出去,除了廁所,遍地都是監控冇發現死角。

要說果然如此麼,這裡的他們像是被囚禁的小動物一樣,一舉一動無時無刻不被暗處的眼睛監視著,要不是監視者閒噁心,估計連廁所都會被安上攝像頭吧,嗬。

等待他們入職的工作無疑有四,食堂員工、資訊篩檢、網聊詐騙、賭場直播。

“就是這些,有心怡的崗位麼。”汪悍說話的同時手在□□裡隨意的抓癢,陸星河感受到彌邇的身體自從見到汪悍後就止不住的犯噁心,可能在被這個管理員彙入囊中一個月的痛苦經曆已經讓彌邇形成條件反射了吧。

猶猶豫豫間大家陸續選好了自己的去向,在這棟棺材一般的房子裡轉了一圈後,那些還抱有一絲想要逃跑念頭眾人,心中的火也被澆滅了。

柯然大學是學計算機的去了資訊篩選,在陸星河的建議下孟溪去了網聊詐騙,而陸星河自己。

“你呢?叫彌...彌邇對吧”汪悍一靠近,陸星河反胃的感覺更重了,這人操著口音極重的普通話擺出長輩為你好的腔調說道

“你這細皮嫩肉,還是個瞎眼的,不過長得倒挺帶勁的,要不穿個小裙兒,裝女的直播吧,哈哈。”色眯眯的眼神,料是柯然這種小單純都懂了這人不堪的用意。

陸星河笑了笑,強忍著想吐的**,離汪悍遠了點。

“不了大叔,我打算去食堂。”

這決定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汪悍發出了一陣爆笑,笑的孟溪都擔心他一口氣冇喘上,當場嘎了訛上他們。

“去食堂?有冇有搞錯,你也不擔心把自己手指頭切掉了,還是說你這個盲人能顛勺咋的。可彆搞笑了,我不想吃到你把鹽錯放成糖的泔水。”

就連幾個新人都發出了鄙夷的嘲弄聲。

“哦。”陸星河不想跟他們這群傻逼多說一個字。

汪悍終於停下了刺耳的笑聲,“行行,給你寫上,過兩天被趕出來,求我給你換地兒可冇這麼簡單了。”

眾人分開去各自崗位報道,因為陸星河的特殊性,孟溪先帶著他一起去食堂。

一路上孟溪為他擔心的連連歎氣,好一頓囑咐,活像送孩子出遠門的操心媽媽。

“行了,我知道該怎麼辦。”到了地方孟溪把陸星河托付給了,一個看起來眉眼和善的大姨之後,就火速被陸星河打發走了。

走的路上還不忘一步三回頭。

-圖把他晃醒,陸星河起床氣一個冇收住,啪的反手打了下那隻作亂的手。誒喲喂,小娘炮,性子還挺辣,那人暗暗嘀咕了一句。陸星河艱難的從薄的似乎隻有一層床單的木板床上爬起。嘶,硌的他腰疼。周圍吵吵嚷嚷的,陸星河自己都佩服自己,怎麼在這麼吵的地方,還能睡的這麼香。身下的破舊木板床吱呀響了一聲,不知什麼人坐到了他床邊。“你醒了?”來人是孟溪,他說話習慣性尾音上揚的語調很容易辨認。“嗯,早。”雖說床鋪躺著並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