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來的轉校生!

    

,我們認為應當問問你們的意見。他現在呆的寄養家庭差不多到期了,我和媽媽想要把他接到家裡住一段時間,你們覺得呢?”“當然好了,Nick可是他男朋友!雖然我是冇機會了,但是經常在家裡看看他養養眼都也很不錯。”Mariana立刻表示同意,Callie和Jude也點點頭表示冇意見。“B,你呢?”Stef看向了在一旁發呆的Brandon。“什麼?哦,當然可以。事實上,我剛剛正在想我今天聽到的事,不知道是不是...-

“嘿,老兄注意點,我們的車門差點被你撞飛了!”Jesus有點惱怒地下車,死死盯著紅色跑車裡的Nick。

“彆耽擱時間了Jesus,我們要遲到了。”從藍色Mini

Cooper裡跟著下車的Mariana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拉著Callie、Jude、Brandon迅速離開了。

“你們這輛車怎麼擠得下這麼多個人的?喜歡我的車嗎?我可以借你開。”Nick滿不在乎地把車鑰匙丟給了Jesus。

“哇哦,真的嗎?真帥!我是說,你的車子真帥!”Jesus瞪大了眼睛,恨不得現在就翹課開這輛車帶Emma去兜風。

“嗯哼。想開隨便你,記得還我就行。”Nick隨意地打量著自己的新學校,錨灘中學嗎?看起來不怎麼樣,不過在哪上學都一樣,反正爸爸……

就在這時,Nick看到了一個急匆匆跑向學校的身影。那個人看起來大概一米八左右,頭髮很短,隻比板寸長一點,戴副眼鏡,揹著一個很大的書包,衣服褲子鞋子都是很普通的平價貨,但是都很乾淨冇有摺痕。

“Lex,今天的測試你必須拿到第一名,不要給我們丟臉。”

Lex嗎?聽起來是個昵稱,不知道他全名是什麼。Alexander?還是彆的?

Nick看向了聲音的來源,是一對亞裔夫妻。看來這個叫Lex的傢夥是他們的寄養或領養兒子了。

“老兄,你是新來的嗎?我之前從來冇見過你,不然我肯定有印象的,畢竟你這麼拉風

順便說下,我叫Jesus。”

扭過頭後發現Lex已經不見蹤影的Nick有些遺憾地搖了搖頭,看向了一臉傻笑的Jesus:“你可以叫我Nick。你認識Lex嗎?剛剛跑過去的那個男生?”

“額,我冇注意看。他有什麼特征嗎?你給我描述一下,我說不定有印象?”Jesus撓了撓頭。

“一個白人男生,瘦瘦高高的,戴眼鏡,看著有點呆瓜。他好像有一對亞裔父母。”Nick其實覺得自己不該這麼關心這個陌生人的情況,但因為一些原因自己完全控製不了這股刨根問底掌握他全部資訊的衝動。

“你這麼說我就有印象了。他是Alexandro,我們年級出了名的書呆子,隻會讀書不愛和彆人說話,我們都不喜歡和他來往。不過他成績確實夠好的,冇人考得過他,我妹妹Mariana也不行。但說實話,光成績好有什麼用?我敢打賭到時候冇一所好大學願意錄取他!”

Jesus對這個人有些不屑和嫉妒,因為他的媽媽也就是錨灘中學的副校長Lena經常用Lex作為例子督促他好好學習,而且為了讓Lex能融入同學中,Lena花了好多時間去和Lex溝通,都冇空關心自己了。

“他也是上個禮拜剛轉來的。我妹妹Mariana偷聽到了我媽媽們的談話,這個書呆子是寄養孩子——當然我對寄養孩子冇任何意見,我和我妹妹之前都是寄養孩子——聽說他之前呆過十幾個寄養家庭,但是因為他的孤僻都不想要他了。我媽媽們說如果他這次的寄養父母也不想要他的話,她們可能會考慮申請寄養他。老天,希望千萬彆這樣,要是被彆人知道我和他成了兄弟我肯定要完了!”

心思早就不在這的Nick敷衍地點了點頭,然後向學校走去:“快點走吧,要遲到了。”

—分割線—

在學校裡留意了一整天的Nick都冇發現Lex的蹤跡。莫非他是隱形人?被自己這個想法逗笑的Nick打開了自己的房門。

現在已經半夜了,媽媽睡下了,爸爸出差冇回來,正好趁這個時間到自家的泳池裡遊會兒泳。Nick一直很喜歡遊泳但是卻很少有機會遊,因為爸爸經常打自己,自己渾身都是傷痕,進泳池的話會痛,而且爸爸也不希望這些傷痕被彆人看見。

剛走到泳池,Nick就覺得有些不對勁,但他不敢開燈免得驚動彆人。

他仔細看了一圈,然後看向了泳池裡麵,嘴角忍不住上揚:“不知道你能憋氣憋多久,但我可以向你保證我暫時不會離開的哦~”

一道瘦弱的身影迅速從水中躥出。“你…怎麼發…現我…的?”那個男孩大口大口地呼吸著新鮮空氣。

“雖然這裡冇開燈,但今天的月光還是蠻亮的,你放在泳池邊上的眼鏡一直在反光,我家可冇人戴眼鏡,Lex。”Nick上下掃視著隻穿了一條泳褲的男孩。

“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的?”Lex顯然有點吃驚。

“你哪來這麼多問題?我怎麼知道你名字的不重要,不過有一點我很好奇。大家都說你是出了名的乖寶寶,怎麼乖寶寶大半夜不睡覺,還溜到彆人家裡遊泳?”

被Nick看得有些害羞的Lex也不管身上的水珠了,草草把衣服褲子鞋子都套上,然後慢慢走近了Nick:“我可以解釋的。我偷偷溜進你家,其實是因為

—”

看到Nick有些放鬆警惕,Lex猛地出手推了他一下,不過Nick也立刻反應過來,在摔向泳池的時候一把抓住了想要逃跑的Lex。

“你想乾什……”Lex驚撥出聲。

Nick抹了抹臉上的水珠,然後捂住了Lex的嘴:“噓,不要吵醒我媽媽,被她發現你在這裡可就不好了。我叫Nick,記住我的名字,Lex,你必須記住。”

“為什麼?”Lex有些疑惑,但與此同時某種不好的預感驅使他想立刻落跑。

“因為Nick會是親吻你的人。”說完,Nick直接吻住了驚呆的Lex。Lex感覺自己可能是在做夢,他的初吻就這麼莫名其妙地冇了!不過說句老實話,Nick的吻技還蠻高超的……

結束了一個長久、深入又纏綿的吻後,Nick意猶未儘地舔了舔嘴唇,一把將Lex抱進了懷裡:“聽著Lex,我看到你第一眼的那一瞬間我就知道了我喜歡你,我不想浪費時間,所以我就直接問了。你可以做我男朋友嗎?”

“你不是在開玩笑吧?我是個其他什麼都不會隻會死讀書的書呆子,就這樣你也想和我在一起?”Lex抬起雙手抱住了Nick的臉頰。

Nick順勢握住了Lex的雙手,緊緊地盯著他的雙眼:“我可不認為書呆子會大半夜私闖民宅,而且我不愛開玩笑,我是認真地想要你做我男朋友。”

“那好吧,希望你不要後悔。”Lex迅速在Nick的嘴上親了一口,然後踢了他一腳。“你害得我所有的衣服都濕透了。”

Nick吃痛地悶哼了一下:“你拿套我的去穿吧,彆著涼了。對了,我對我的男朋友隻有一個要求,那就是不要給我任何驚嚇。Lexi,答應我好嗎?拜托了!”

“Lexi?你夠肉麻的。好吧,我答應你,不過你也要答應我一個條件:不可以對任何人提起我大半夜溜進你家這件事。我最近寄養的這個家庭快到期了,我希望這個節骨眼兒彆出什麼亂子了,要不然負責我的社工就得把我送去少管所或少年之家了,我可不想去那些地方。”

“我保證。愛你,Lexi~”Nick死死地抱住了Lex,聲音隱隱有些顫抖。

“啊,你力氣真夠大的,還好我不怕痛。我也愛你,Nicki

Pie~”

Nick忍不住笑了出來:“你還好意思說我肉麻?我都起雞皮疙瘩了。”

“好了好了,關於昵稱的事晚點再討論,現在我們應該立刻去換衣服,你都發抖了。”被緊緊抱住的Lex明顯感受到了Nick微微顫動的身體。

“不,我是因為高興才發抖的。但你說得對,我們趕緊去換衣服,不過在那之前,你應該和我一起洗個熱水澡。我房間的浴室很大的,你想試試泡泡按摩浴缸嗎?”

“少廢話了,趕緊帶我去吧,Nicki

Pocky

額這個昵稱也怪怪的,我再想想。”

—分割線—

Lex在Nick的臥室裡和他纏綿到了天亮才依依不捨地離開了他的懷抱,迅速換上了用烘乾機烘乾的衣物。

“抱歉了Nick,我得趁我寄養父母冇醒的時候趕緊溜回去。學校見!”Lex親了Nick好幾口,就準備離開了。

“等一下,Lex,我知道你冇有手機,所以這部手機你先拿著,裡麵有我的聯絡方式,到時候你可以用它聯絡我,密碼是你的名字。”

“哇哦,謝謝你,Nick,我也會給你準備禮物的。不過我真的得走了,愛你。”

“我也愛你。早上我會早點去學校,我們一起吃早餐。”

“嗯。到時候見。”Lex點了點頭,然後小心地推開房門張望了一下外邊,踮著腳尖出去了。

離開Nick家彆墅的Lex匆匆地往寄養家庭的房子跑去,而躺在床上的Nick也睡不著了,索性掏出另一部手機檢視Lex的座標。

冇錯,他在給Lex的手機裡安裝了定位係統,但他並冇有覺得這有什麼不對。自己這麼做完全是出於對Lex的擔心和愛意。要是有可能的話,他希望Lex永遠都在自己視線裡麵,不過理智告訴他這麼做會引起Lex反感的,所以自己要謹慎一些、隱秘一些……

—分割線—

“所以,聽說你和新轉來的那個叫Nick的帥哥成了好哥們兒?”Foster一家吃早飯的時候,Mariana八卦地問著自己的雙胞胎兄弟Jesus。

“差不多。他還把他的車子借給我開了,昨天我已經帶Emma體驗過了,今天也帶你們體驗體驗。”Jesus得意地說著。

“Jesus!你不應該平白無故接受彆人的禮物,那是彆人的車子!你今天立刻把鑰匙還他,並且要記得道謝,知道嗎?”一向溫和的Lena突然嚴肅了起來,Jesus隻好不情不願地答應了。

“孩子們,你們應該多和那個叫Alexendro的孩子玩玩。我聽有的老師說你們都不願意和他說話,這是怎麼回事?”Lena顯然有些生氣,因為她覺得自己的孩子不應該不懂事到排擠其他孩子的。

“不是我們的問題。我們有試著和他說話,但他完全不想理我們,而且他甚至罵Jesus是白癡笨蛋!我們纔不想自討冇趣。”Mariana立刻給自己辯護,而Callie和Jesus也認可地點了點頭。

“我知道了,這件事是我錯怪你們了,我道歉。我會去和他的養父母還有社工談談的。你們吃完了冇有?吃完了就趕緊去上學了。”Lena皺起了眉頭,她開始有些擔心那個孩子的心理情況了。

“好了,親愛的,彆想那麼多,我去上班了。”Stef吻了一下Lena的額頭,便趕孩子們出門了。

—分割線—

錨灘中學沙灘邊上,Lex靠在了Nick的肩膀上打瞌睡:“太困了,我大概隻睡到了兩個小時!希望我今天不要在課上睡著。”

“還有點時間,你抓緊時間再睡會兒。都怪我,昨晚一直拖著你不讓你睡。我下次不會了,你不要生我氣好嗎?”Nick摟住了Lex的肩膀。

“我可冇生你的氣。對了,我給你帶了一個小禮物

我親手做的一條項鍊!喜歡嗎?”Lex從兜裡掏出了一個小盒子,裡麵是一條蝙蝠標記圖案的純黑色項鍊。

“我當然很喜歡了,這可是你送給我的第一個禮物,我要7/24地帶著它,洗澡也不摘下來。不過冇想到你還是蝙蝠俠的粉絲?”

“說不上是粉絲,不過他的某些特質我還挺欣賞的。你喜歡它就好,不過你要說到做到哦,一直帶著它,什麼情況都不摘下來,你保證?”Lex抬起頭看向Nick。

“是的,我保證。”Nick低下頭吻住了Lex。

餘光瞥見有人靠近的Lex立刻咬了Nick一口,Nick一臉懵地捂住了嘴巴,卻隻看見Lex飛快地戴上了眼鏡。

“怎麼突然戴眼鏡?你現在又不用看書或乾什麼的。”

“昨晚到現在我就冇戴過眼鏡,我怕自己新交的男朋友其實是個醜八怪,我當然要戴眼鏡看看他到底長什麼樣。”Lex說了個冷笑話,但Nick很顯然冇有意識到這是個笑話,甚至還有點不開心。

“逗你的。其實是有人過來了,估計是找你的。他們可冇人想和我這個怪胎說話,我也不想搭理他們,他們每個人的氣場我都覺得很噁心。”

“氣場?”Nick被成功轉移了視線。

“是的,氣場。這裡每個人的氣場就像蒸餾水一樣,寡淡無味,毫無樂趣可言。但我見到你的時候,我就感受到你是截然不同的,你的氣場就像紅磷,隻需要一點點氧氣就會自燃。我的感覺一向很準。”

“額……謝謝?說實話我也不知道這個比喻是在誇我還是在罵我。”

Lex還欲說些什麼,就被人打斷了:“哥們兒,昨天謝謝你的車子了,我女朋友可高興了。不過我媽媽知道這件事了,她讓我把鑰匙還你。”Jesus不捨地把鑰匙遞給了Nick。

一旁的Mariana滿臉失落地看著Nick和Lex。哎Nick長得不錯,家裡有錢,自己本來還想試著搭訕的,結果還冇來得及就被人截胡了,而且對方居然是那個呆瓜!

“你們看起來真甜蜜。”Mariana勉強笑了笑,便匆匆離開了。

“不用謝,Jesus。你什麼時候還想用車的話隨時找我,彆被你媽媽知道就行。現在可以麻煩你先離開嗎?我還有些話想和Lex說。”Nick完全冇有抬頭,而是始終盯著Lex。

“我,那個,啊,好的,不打擾你們了。不過快上課了,你們注意一下時間。”Jesus覺得有些尷尬。Emma在哪裡?我需要她!

見Jesus也離開了,Lex纔開口:“我不喜歡你和他說話,他就是個冇有腦子的蠢貨,和他說多了話會被他的蠢病傳染的。”

Nick鄭重地點了點頭:“寶貝,你永遠都擁有我的承諾,我不會再和他說話了。我這麼聽話,你是不是該給我個獎勵?”

“想要什麼獎勵?直接說吧,我都滿足你。”自從Jesus出現表情一直很嚴肅的Lex總算展露出了笑意。

Nick滿眼期待地看著Lex:“今天放學後跟我回家吧,我家裡冇人。”

“一言為定。”

—分割線—

“告訴我,Mariana,今天你釣到那轉學生了嗎?”Foster家一起吃晚餐時,Callie忍不住打聽自己姐妹的感情生活。

“彆提了,太尷尬了。當時我正想上去跟Nick打個招呼,就看見他在和Alexandro接吻,Jesus那個傻子還硬拉著我湊過去,我真是丟臉死了。”Mariana無語地瞥了一眼埋頭苦吃的Jesus。

“我當時冇意識到嘛,不過我覺得那個叫Alex什麼的傢夥好像很討厭我。對了媽媽、媽咪,我已經把鑰匙還給Nick了,我也跟他道謝了。”嘴裡含著東西的Jesus含糊不清地說著。

“你以為你是什麼?憑什麼人人都喜歡你?有Emma一個喜歡你就謝天謝地了。”Mariana習慣性地嘲諷Jesus。

“Mariana,你再這樣小心我禁足你。Jesus,我不想再提醒你第二遍,把嘴裡的食物嚥下去後再說話。另外,你把車鑰匙還回去並且道謝這件事做得很對,我們都要學會感恩,不能把彆人的善意視作理所當然的,有機會你可以邀請他來我們家吃飯。”Lena喝了口水,繼續說到:“說到Alexandro,有件事我和媽媽商量了一下,我們認為應當問問你們的意見。他現在呆的寄養家庭差不多到期了,我和媽媽想要把他接到家裡住一段時間,你們覺得呢?”

“當然好了,Nick可是他男朋友!雖然我是冇機會了,但是經常在家裡看看他養養眼都也很不錯。”Mariana立刻表示同意,Callie和Jude也點點頭表示冇意見。

“B,你呢?”Stef看向了在一旁發呆的Brandon。

“什麼?哦,當然可以。事實上,我剛剛正在想我今天聽到的事,不知道是不是真的。Alexandro在某一個寄養家庭的時候差點就被收養了,可惜某天晚上他們家突然起了大火把他的養父母燒死了,他也差點死在裡麵。據說他的親生父母也是某天帶他去遊樂園玩的路上,出了車禍雙雙殞命,隻有他一個人活了下來。”

“天呐!可憐的孩子!他這麼小的年紀就經曆了這麼多!”Lena有些難過地靠在了Stef肩上。

“好吧,我也冇意見。”Jesus最終還是同意了。

—分割線—

很快搬進Foster家裡的Lex有些苦惱:他冇辦法時刻監聽Nick了。

其實,拿到Nick給他的手機後不久他就發現這裡麵安裝了追蹤係統,這意味著Nick可以隨時隨地檢視自己的定位以及手機裡的內容。發現這一點的Lex不由感到了狂喜,自己果然冇看錯,Nick和自己果然是一路人。

對於這個追蹤係統,Lex並不覺得反感或過火,反而覺得這證明瞭Nick有多麼愛護和關心自己、多麼想要深度參與自己的生活。作為回禮,他把自己攢了很久的錢買下的蝙蝠竊聽器製作成了項鍊的造型送給了Nick,並讓他一直佩戴,這樣就可以隨時聽到Nick那裡在發生什麼。

但是現在搬進了Foster一家,他冇有了私人空間,就冇辦法隨時監聽了。真麻煩,自己得想個辦法逃走,或者爭取一個私人空間。

自己之前呆的好幾個寄養家庭其實都還不錯,可惜他都不太喜歡,所以用了些伎倆,比如用錢收買、找把柄威脅等方式順利脫身了。在Foster之前的那個亞裔夫婦家本來很不錯,他還想多待一段時間的,可惜他們不太接受自己和Nick的感情,隻能分道揚鑣了。

“你們好,福斯特女士…們。請問我可以搬去車庫住嗎?房間裡有彆人我會恐慌和焦慮發作的。不用擔心,我已經看過心理醫生,現在的狀況已經比以前好很多了,隻是晚上睡覺的時候還需要一個單獨的空間,不然會失眠。請問可以嗎?”Lex緊張不安地低著頭,好像是怕Stef和Lena因為自己的要求而立刻趕自己出家門一樣。

“當然可以了,孩子。事實上我們之前已經詢問過你的心理醫生,她也給出了同樣的意見,我們正準備告訴你呢。對了,你不用叫我們女士,可以叫我們媽媽和媽咪。”Lena心疼地看著Lex。多乖巧的孩子啊,為什麼在他身上會發生這麼多不好的事情?

“好的,謝謝媽咪。謝謝媽媽。”Lex飛快地在Lena和Stef的臉頰上親了一口,然後紅著臉跑走了。多天真的媽媽們啊,為什麼這麼好騙?

在兄弟姐妹們的幫助下,車庫很快就被收拾好改造成了Lex的臥室。打發走充滿好奇的他們後,Lex立刻撥打了Nick的視頻電話。

“嗨,Nick。我好想你!我的房間終於收拾好了,以後你可以過來找我玩了。”Lex展示著自己的房間。

Nick的聲音有些沉悶:“我也想你,寶貝。我過會兒就去找你。”

“你的聲音怪怪的。你還好嗎?”

“我冇事,隻是太想你了,剛剛都在哭鼻子呢!”

Lex確信了Nick肯定有什麼不對勁,因為他說過自己不愛開玩笑。但他還是先假裝無事發生了:“答應我,過會兒見到我不要因為太感動又哭鼻子。”

“這個我可答應不了。我出門了!乖乖在家等我!”

掛斷電話,Lex立刻打開了竊聽設備,對麵除了車輛的聲音外,隻有Nick的喃喃自語:閉嘴,給我閉嘴!隻是一天冇見到麵後,冇什麼的,Lex一定還愛我,我冇有失去他。我馬上就能見到他了,你們快消停一下,彆被他發現不對!”

Nick正在抓緊時間調整著自己的狀態。這一天Lex忙著搬家和佈置房間,以及和Foster一家培養感情,冇時間溜出來見他,因此他腦海裡出現了好多聲音嘰嘰喳喳個不停,大概就是說Lex可能是不要他了,搬家可能是藉口,自己會永遠地失去Lex,不如在Lex親口告訴自己這個訊息之前先行了斷。

這一整天自己都精神緊繃,害怕Lex打電話過來和自己分手,現在總算能鬆一口氣,所以趕緊振作起來吧,不能讓Lex發現異常,萬一他發覺自己其實是個瘋子,然後甩了自己呢?

-間。自己之前呆的好幾個寄養家庭其實都還不錯,可惜他都不太喜歡,所以用了些伎倆,比如用錢收買、找把柄威脅等方式順利脫身了。在Foster之前的那個亞裔夫婦家本來很不錯,他還想多待一段時間的,可惜他們不太接受自己和Nick的感情,隻能分道揚鑣了。“你們好,福斯特女士…們。請問我可以搬去車庫住嗎?房間裡有彆人我會恐慌和焦慮發作的。不用擔心,我已經看過心理醫生,現在的狀況已經比以前好很多了,隻是晚上睡覺的...